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豪门惊情:大叔深宠小狂妻

豪门惊情:大叔深宠小狂妻

豪门惊情:大叔深宠小狂妻

莉莉巴蒂 著

连载免费

吴青春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傻,傻到亲身替渣男坐了四年的牢,傻到亲手把男友送上贱女的床,傻到亲自把财产送到继母的腰包,这一切还不够,还不吸取教训,最后竟然把自己拱手送给了某面瘫大叔华峰宇。等等,大叔有话要说!一张冰山脸,运筹帷幄间,一个手指头,渣男入狱,贱女毁容,继母大街去要饭!她说,你高帅富,你狠辣强,可我并不爱你,大叔却微微一笑,女人,你真傻,傻到竟然发现不了自己的真心!

158万字|更新:2019-06-17 01:37:06

免费阅读

  吴青春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傻,傻到亲身替渣男坐了四年的牢,傻到亲手把男友送上贱女的床,傻到亲自把财产送到继母的腰包,这一切还不够,还不吸取教训,最后竟然把自己拱手送给了某面瘫大叔华峰宇。等等,大叔有话要说!一张冰山脸,运筹帷幄间,一个手指头,渣男入狱,贱女毁容,继母大街去要饭!她说,你高帅富,你狠辣强,可我并不爱你,大叔却微微一笑,女人,你真傻,傻到竟然发现不了自己的真心!

免费阅读

教堂中到处装点着风信子和彩虹玫瑰,圣洁而喜悦的气氛弥漫在偌大的空间中。

“请两位新人交换钻戒。”

礼台上传来牧师庄重的声响,而礼台下却是一片不应景的喧哗。

“这人是谁呀?”

“怎么也身穿婚纱?”

“莫非走错地儿了?”

紧阖的教堂大门遽然敞开了,通亮的光芒从教堂外照耀进来,另一名身穿雪白婚纱的女子迎着光芒一步步走入教堂当中。

吴青春望着教堂的土耳其洋红地毯尽端的一对男女,唇边含着一缕讽笑。

蓝艺东,吴小秋,他们料绝不会想到,她吴青春竟然回来了!

吴青春一步步往前,教堂中的乐声已停止,礼台上一对新人的面色愈来愈难看,讶异、惧怕,新郎的面色更是无法形容的暗沉。

“你来这儿干嘛?给我滚!”

新娘尖利的嗓音简直要扎穿人的鼓膜,她蹙着眉心望着吴青春,最初的惊惧以后,如今她的面上全是讥讽。

“姐姐,我来恭祝你跟姐夫白头偕老啊!怎样?不欢迎么?”吴青春缓慢地开口。

礼台下坐着的观礼的人众当中,已开始窸窸窣窣,诸人的目光中都是困惑的神态。

只除却落坐在教堂边角里,一个戴着大黑超的男子,他瞧见礼台上那遽然现身的另一缕素白时,唇边扬起了一缕玩味的笑颜。

“你来干嘛?”蓝艺东开口,吴青春还是觉得心间凶狠地一疼,但面上的笑颜却是滴水不漏!

嚯,她四年前还真是脑子进了水,居然会为这么个渣男去背黑锅蹲监狱四年,彼时她才19岁,方才读大二,如今,她为他错失了所有,他却变为她姐的新郎,还真是讽刺啊!

“蓝艺东!”吴青春樱唇中迸出这三字,紧接,非常快的走至了他的脸前。

“蓝艺东,今日是什么日子你记的么?你应结婚的对象是我,我姐在这儿是怎回事?”吴青春咄咄逼人,蓝艺东的面色愈来愈难看。

四年前她去背黑锅时,蓝艺东向她允诺,她出来的那日,他把给她一场最隆重的婚礼。

这婚礼着实足以隆重,可,婚礼的女主人公却变了!

吴青春讽笑,他们不仁,就不要怨她不义了。

“你个贱货,你自个儿什么身份你不要忘了,你有什么资格嫁给艺东!”吴小秋的话句句欺天。

她什么身份?她是坐了四年牢的吴氏千金!

吴青春瞄了吴小秋一眼,面上笑颜似春风,手一挥,一枚旧式的手机出现于她的掌中,“蓝艺东,这枚手机你记的吧,有些事,我想现在是时候让它大白天下了!”

“不要!”蓝艺东面色大变,刹那间扑向了吴青春,吴青春身子灵敏的一扭,蓝艺东径直扑在地下跌了个狗吃屎!

吴青春高高在上地望着此刻趴在她的足边的蓝艺东,心仍是会疼,但更多的却是轻蔑。

“你来这儿干嘛,给我滚!”正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威厉声响传来。

吴青春出自本能地扭头望向那满面怒意的中年男子,目光当中闪耀过了一缕受伤。

原来这场婚宴是经过他允准的么?她的好爸爸,居然在亲身劝她去给那男人背黑锅以后,又把她的亲姐嫁给了那男人!

这所有都是早已筹谋好的!

“你早已不是我吴家的女儿了,还来这儿干嘛?”冷血的言语从吴镇山的口中讲出来,就似是一把把利刃捅在吴青春的心窝上。

她掌中还攥着那至为关键的手机,但她此刻却已不晓得应当如何做了。

吴镇山的目光瞄向了吴青春的手,又冲还趴在地下的蓝艺东递了个目光,蓝艺东即刻爬起,趁吴青春不注意,一把挣过了吴青春掌中的手机。

“爸,你瞧她,实在是在丢我们吴家的脸,您快让保全把她请出去呀!”吴小秋轻蔑地望向了吴青春。

吴小秋又复原了她方才倨傲得意的样子,如今吴青春掌中已没证据了,她一个被吴家撵出门的女儿,还有什么资格胆敢在她这吴家大小姐的婚宴上闹。

吴青春的唇边含着一缕讽笑,“蓝艺东,四年前是你……”

“啪!”

就在此时,蓝艺东的母亲蓝太遽然往前给了吴青春一耳刮子,阻断了她要讲的话。

今日的蓝太照旧是一身的珠围翠绕,碾着一对恨天高比吴青春还要高半个头。

“你自个儿做了什么腌臜事你自个儿知道,连吴家都抛弃你了,你就不要奢望着还可以攀上高枝了,你这类人,为实现目的可以耗尽心机,我是瞧在你好赖是小秋的亲妹的面儿上,才忍到如今,你倘若再不识趣,就不要怨我不客气了!”

蓝太的言语一落,四周即刻传来了片窸窣声。

“这女生到底什么身份啊?”

“应当是吴家的二女儿,听闻吴家这俩女儿,脾性可真是云泥之别,大女儿通情晓理又聪慧强干,这二女儿可是嚣张蛮横,四年前,还不晓得由于做了什么事去蹲了监狱,现在应当是才放出来。”

“如此不争气的女儿,也怨不得吴董都要跟她恩断义绝了。”

“谁说不是呀!这方才从监狱中放出来,就来她姐婚宴上闹!”

“这姑娘听闻今年也才23岁,怎就变为这模样呢?”

“有什么办法呢,她母亲过世早,吴董又忙,谁管她呀!”

……

四周传来的一句句险毒的轻蔑,吴青春攥紧双拳。

被煽过的面上火烫烫的疼,那对全是忿怒的明瞳中几近都可以迸出火来了,径直地望着脸前涂脂抹粉的妇人!

“蓝阿姨,你们不要得意的太早,四年前的事我不会到此罢休,我铁定会让你们得到应有的处罚!”

吴青春的面上尽然是一片寒凉,来这儿以前她仍在顾惜她跟吴镇山的父女之情,现在好啦,她什么都不必顾了。

“你……”蓝太的面色变得难看极了,四年前的事他们都心照不宣,倘若真的闹起来,那将会是一桩非常大的丑闻。

对蓝家对吴家决对都是个打击。

“吴青春,你再在这儿丢人现眼,就不要怨我这个当爸爸的不留一丝父女情谊了!”吴镇山禁不住再一回开口道。

“谁说我的女人丢人现眼!”

教堂的回光当中,伟岸的男子就犹似高贵的帝皇一般莅临人间。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