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千年仙道

千年仙道

千年仙道

尘埃 著

连载免费

牧家二少爷牧冶,从小聪慧,一次机缘让他得到一份传承和宝物。可是也让他成为了一年的废人,看透世家本质的他,决心走上修仙求道之路,这一走便是千年…

76万字|更新:2019-06-11 09:06:21

免费阅读

  牧家二少爷牧冶,从小聪慧,一次机缘让他得到一份传承和宝物。可是也让他成为了一年的废人,看透世家本质的他,决心走上修仙求道之路,这一走便是千年…

免费阅读

北风呼啸着从空中吹过,带着初冬凛冽的寒气,将横山城中最后一点绿意抹杀。

又是一年冬季来临。

路上稀少的行人,裹着厚厚的寒衣匆匆而行,为街面上带来一股萧索的意味,在这寒冬腊月里,谁也不愿意在街面上停留。

但在城东一处青砖瓦舍的高墙之外,却停着一排装饰华贵的马车,二十多名青衣小帽,仆人打扮的少年,站在寒风中使劲儿的搓着手,望着一扇朱红大门,露出期待之色。

若是抬头观看,就会看到朱红大门之上,悬挂着一块黑底鎏金大匾,上书牧府学堂。

此时在学堂内却是一片温暖之色,几块一人高的烈阳石,被分别立于学堂四角,散发出的温热之气,形成一道光幕,阻挡着冰风寒气进入,让室内暖入初春。

一群二十几个十来岁的小小少年,坐在课桌之后,听着一位先生讲课。

“光辉王朝皇帝姬元,于光辉历一二二五年,联合巫王带领百万修士组成的大军。以炼虚后期的前将军周兴为先锋,攻破妖族皇城,围困妖皇山。最终让一代妖皇,帝罚饮恨,不过妖皇临死之前,发动妖皇山的禁制大阵,重创的人巫联军后,妖皇山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授课的先生,讲得很认真,可是对十来岁的孩子来说,历史无异于鬼念经般难了入闻,一个个听得昏昏欲睡。

先生见此,沉着脸停下课时,抄起讲桌上的戒尺。

“啪!”的一声打在讲桌上,将昏睡的孩童惊醒。

“怎么?元武世界之战,你们都学会了?”

见惊醒的孩童们,一个个无所谓的慢慢坐直身子,迷蒙的双眼,无神的看向他,先生顿时气得有些无奈,大声的呵斥这些少爷学生。

牧府学堂中的学生,基本都是由牧府的远支近派组成,每一个都可以说是锦衣玉食的世家少爷。由于元武世界重武轻文,所以这些少爷们,对文科向来敬而远之。要不是牧府家主,给了先生惩戒之权,他们才不会老实的做在这儿,听先生念经般叨叨。

听先生气恼的发问,孩童们齐刷刷的低头不语。

先生有些愤怒的,一指其中一个小孩儿。

“周文,你来回答一下,元武世界之战的起始,和结束的标志事件!”

一个和名字不相配的,矮个敦实的小胖子,站起身来支支吾吾的,半天答不上来。

“牧一鸣,你来答。”先生换了一名孩童来回答。

牧一鸣站起身来,干脆低头默然不语。

“李晓,”

“…”

“王文,”

“…”

先生一连点了四五个小孩儿,却都答不上来。气的他连连用戒尺拍打讲桌。

“咱们人族之所以能屹立在元武世界之巅,就是靠着不断总结积累。总结先人们的智慧,积累自身的底蕴,吸取历史的教训,才能不断发展进步,培养出更多的大能。若是都像你们一样,我们早晚都会被巫族灭族!”

教训完这些小鬼,先生平复了一下心中怒气:“真是太不像话了!牧冶,你来说。”

点到牧冶之时,先生的语气变得温和了许多。

一名眉清目秀,粉雕玉琢的小小少年,眼神中带着几分倨傲之色,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清脆的回到道。

“元武世界之战起始于,妖族皇廷突袭墨岱部落,致使人族先贤智者墨一长老陨落。结束于妖皇,帝罚自爆,妖皇山隐遁。”

“说得好,完全正确!听听,这才是世家子的风范。像你们这样一个个思虑如猪,懒散庸堕之辈,简直就是世家的耻辱!”

先生听到牧冶准确干脆的回答之后,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毫不吝啬的夸奖一番。随后又对学堂中其他孩童贬斥起来。

牧府是横山城三大修仙世家之一,地位显赫,牧冶正是牧府第四代直系血脉之一,排行第二。从小就展露过人天资,聪明好学,在横山城中曾有神童之美名。

牧冶回答完后,在先生夸奖声中,平静的做回椅子上,对先生的夸奖毫不在意。

“切,真能装,不就脑子好点吗!”敦实的小胖子周文,撇撇嘴嘀咕道。

“周文,牧冶昨天就晋升练体五层了,我在家族练武场看到的。”牧一鸣悄悄的告诉周文。

顿时,小胖子周文的脸色,像吃了死孩子般难看。

文科,文科比不过,就是练体也比自己快,周文立刻在心中升起一股嫉妒的怨气。脸上的表情变了两变后,愤恨的说道。

“还不是被检查出,只是土属性中品灵根。”

周文的这一句话,一下击中的牧冶的要害,从小享誉神童之名的牧冶,在幼学之年检查灵根资质的时候,让众人眼镜大跌的,得到一个土属性中品灵根的结果,这让他立刻跌下了神坛。

牧冶所在的世界,称为元武世界,是一个高度发达的修真文明世界。想要修真就必须具有灵根,而灵根的由来已久,不过至今谁也说不清楚其形成原因。经过人族常年累月的研究,总共把灵根分为四个等级,上品灵根、中品灵根、下品灵根和废灵根,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十分稀少的异灵根。

元武世界出生的人族,凡是具有灵根的,幼年时都是变换不定,只有到了年满十岁之后,才会最终确定下来。所以凡是世家大族,都会在子嗣幼学之后,检查一遍灵根资质。

灵根资质的好坏直接决定,一个人的修仙前途,灵根资质优异者,不但修炼迅速,且易于突破瓶颈。

牧冶的中品灵根,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太坏,不过与他的神童之名,却不太相符了。

当然,周文的灵根资质,同样是中品灵根,不过这不妨碍他,在打击牧冶的同时,找到一丝安慰。

时间总是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悄然流逝,转眼就到了下学之时。

被圈了一天的小少年们,如同出笼的鸟儿一般,叽叽喳喳的冲出学堂。早已等候在外的少年仆人们,赶紧从马车上拿出翻毛披风,给自家少爷披上。

自从检查出中品灵根后,就变得有些倨傲的牧冶,最后一个走出学堂。刚出大门,一名冻得脸色发红的,少年仆人跑了过来,给他披上纯黑色的皮草披风。

“天寒地冻的,二少爷可别冻着!”

“恩!走吧铜六儿!”牧冶吩咐着走向马车。

待到牧冶上了车,年长的车夫轻轻一抖缰绳,马车便缓慢平稳的前行起来,留下一阵“哒哒”的马蹄声。

坐在车上闲着也无事,牧冶拿起一本《元武世界简史》静静有味的读了起来。名叫铜六儿的少年仆人,在一边伺候着劝谏他道。

“少爷,满大爷吩咐过,不让您坐车的时候看书。”

“满叔,是怕我磕着,不过我已经练体五层了,不会因车辆的抖动而磕碰到自己。”提到满大爷,牧冶倨傲的神色,瞬间融化开来。

马车前行间,忽然牧冶发觉,周围一片安静。要知道马车可是在大街上行驶啊!

放下简史,牧冶疑惑的抬头查看,立刻吃惊的看到仆人铜六儿,痴呆的跪坐在马车中,双眼空洞的仿佛丢了魂似得。

猛的撩开车帘儿钻出车厢,顿时他看到四周的景象,早已不是他熟悉的横山城了。

他看到马车此时,正在一条黑暗的峡谷中前进,两旁是漆黑的,一眼望不到顶的悬崖峭壁。

在马车行进的前方,无数双闪亮的眼睛中,冒着泯灭人性的无情目光,随着马车接近,渐渐的牧冶看清的这些眼睛的主人。那时一只只没有毛发,类似狼狗的生物,它们密密麻麻的堵在峡谷之中。

牧冶站在车辕之上微微皱眉,低头拔出腰间的君子剑的时候,突然他眼中闪过一股精光,出鞘的长剑,毫无征兆的刺向坐在车辕边上的车夫。

长剑刺进车夫身体的时候,伴随着一阵“啧啧”之声,车夫的身体瞬间化作一道亮光,随后在马车的前方重新凝聚成一名白袍老者。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很简单,这名马夫跟随我多年,他的行为举止我早已熟悉无比,每当他发呆愣神的时候,左手小拇指会不自觉的扶着车辕左右晃动!”牧冶微微抬着头说道。

“就凭这个微小的举动,你就敢果断动手,要是你弄错了呐?”老者有些郁闷的问道。

“当断则断!再说我刺的并不是他的要害!”牧冶果断说道。

“哈哈哈!好一个当断不断!不愧是种子之一。处变不惊、敏锐的观察力、自信中带着一丝谨慎,好苗子!”老者忽然笑了起来。

“你是谁?”牧冶平静的问道。

“你还是先担心的你的处境把,这些狼兽每一个都有练体九层的实力,你还是赶快想法逃过它们追杀吧!”老者笑毕指着马车前的怪物说道。

牧冶看着老者,脸上渐渐露出笑容,越来越灿烂。

“你笑什么?”老者皱眉。

“牧家虽然不是什么底蕴深厚的大世家,可是终归在横山城占有一席之地。我作为牧家最杰出的四代子弟,你觉得家族不会为我配备一些防身之物?”

牧冶说到这,拿起腰间的一块玉佩晃了晃后,继续说道。

“瞧,脂玉!能够在我意识离体的时候提醒我。既然它毫无反应,那么我确定我现在,只不过在我的意识之海。我恰巧知道疼痛,可以让我脱离意识之海,清醒过来!”

说完,牧冶在老者难看的脸色下,手中长剑毫不迟疑的刺向左手手心。

一阵疼痛中伴着晕眩,牧冶醒了过来,看到自己靠坐在车厢中,手中还拿着简史,铜六儿昏睡在一旁。

耳边听到熟悉的嘈杂声,牧冶微微一笑,提剑走出车厢,向四下查看。

“终于出现一个通过考核的人了,小小年纪能有如此表现,心性可为上佳,勉强可以继承我的衣钵!”一个核桃般大小透明的圆珠,蓦然间出现在牧冶面前,那名老者的声音从圆珠中传来。

“你是谁?”牧冶再次问道。

“我是谁,我是你师父!徒儿,先跟为师去将尾巴处理掉吧!”

话因刚落,圆珠突然以闪电般的速度,撞进了牧冶的腹部。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