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斩斩相思 著

连载免费

阮沛臣在七年前夺走聂西榆的第一次,可七年后她代替失踪的姐姐嫁给他,却被他作为替身百般羞辱!当她忍无可忍,心灰意冷要离开,他却以爱之名,将她禁锢在身边。聂西榆从未想过,也会有一天,自己爱阮沛臣爱到没了自我,更没想到,这个高傲如斯的男人,会跪在她身前忏悔。

83万字|更新:2019-06-16 01:36:31

免费阅读

  阮沛臣在七年前夺走聂西榆的第一次,可七年后她代替失踪的姐姐嫁给他,却被他作为替身百般羞辱!当她忍无可忍,心灰意冷要离开,他却以爱之名,将她禁锢在身边。聂西榆从未想过,也会有一天,自己爱阮沛臣爱到没了自我,更没想到,这个高傲如斯的男人,会跪在她身前忏悔。

免费阅读

脚下是如火如荼的满天星,头顶是静谧浩瀚的星海斑斓,华丽的金边红毯穿梭在这片浪漫之中,红毯的尽头,站着身形高大挺拔的阮沛臣。

仅仅是一个背景,也足够让人神魂颠倒。

聂西榆紧紧攥着自己的婚纱裙摆,一步一步踏过红毯,走向阮沛臣。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那个男人转过了头,目光深情地望向了她,然后对着她伸出了手。

一颗心跳到了嗓子口,聂西榆咬着唇,挣扎着递出了自己的手,她是激动的,也是喜悦的,她终于要嫁给他了吗?

男人的手修长白净,骨节分明,恍若玉雕。他温柔地牵着她,然后隔着那一层薄薄头纱,低头吻上她的额头。

“东桑,我爱你!”

聂西榆想要抱住男人的手突然僵住,一阵剧烈的恐慌从脚底生长出,恍若毒藤,用力缠绕住了她。

“不对,不对,她要离开这里,这不是她的婚礼,而是她的囚笼!”聂西榆在心里一遍遍叫嚣着,但是她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身体也动弹不得。

这时候,男人拿出了一枚钻戒,然后将钻戒戴上了聂西榆的无名指,但是那钻戒的尺寸太小,戒指卡住了。

聂西榆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她看着那枚钻戒一点点缩小,然后狠狠挤开了她白皙的肌肤,将她的手指挤断。

男人突然拽住了她的头纱,然后一点点掀开了这一层伪装。

聂西榆动不了,她想要逃开,但是男人抓住了她。

头纱落地,聂西榆看清楚了男人的脸。

剑眉星目,五官深邃,薄唇微敛。这是一张俊美无俦的脸,然而这张脸却是她的噩梦。

“我要娶的是聂东桑,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冒充她?”

“我没有……”

聂西榆在心里喊着,然而她动不了,一动都动不了,狰狞可怖的怒意爬上阮沛臣的脸,他对着她的脖子伸出了手……

“不要杀我!”

聂西榆尖叫着从回忆的噩梦中醒来,一睁开眼,却见到了梦中出现的那张可怖的脸。

阮沛臣岑冷的黑眸正直直盯着她,他浓黑的剑眉紧紧蹙着,眸中流露出的厌恶让聂西榆瞬间清醒,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呵,做噩梦了?”

阮沛臣冷笑,突然凑近,一把扣住了聂西榆的手腕,然后将她顺势压倒在了床上。

聂西榆手腕吃痛,梦里的心悸和害怕还没有散去,她用力挣扎起来想要甩开阮沛臣,然而男女体力差距过大,阮沛臣纹丝不动。

“聂西榆,你费尽心机取代东桑嫁给我,现在居然也会做噩梦了?让我猜猜,你梦到了什么?是见到东桑回来报仇了?”

聂西榆放弃了挣扎,美丽的眼睛恼怒地瞪着阮沛臣,辩解道:“我说了我没有费尽心机,我也没有对东桑做什么,我才不想嫁给你!”

阮沛臣眯起了眼,他低头看着身下恼羞成怒的聂西榆,薄唇轻勾,反问:“你不想嫁给我,那你为什么现在躺在这张床上?”

聂西榆语塞。

下一秒,聂西榆的双手被阮沛臣反手钳住,高举过头顶,双腿也被顶开。

聂西榆瞪大了双眼,再次用力挣扎起来,但是却只换来阮沛臣不屑地嘲讽以及毫无前奏的进入……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