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秘密富豪

秘密富豪

秘密富豪

汶河西流 著

完结免费

明明腰缠万贯,却为了一个承诺身穿破衣,明明有豪车相伴,却低调打车,屡屡被人打入乞丐行列受人嘲讽。 在讲究门当户对的爱情上,受尽女方一家嗤笑,嘲讽他癞蛤蟆想天鹅肉,攀高枝。  三年的意外经历让他焕然一新。意外得知亲人的死亡乃是出于谋害……一步步查清真相,一步步让贫穷的父母亲友震惊,一步步风生水起……

126万字|更新:2019-05-20 17:44:25

免费阅读

  明明腰缠万贯,却为了一个承诺身穿破衣,明明有豪车相伴,却低调打车,屡屡被人打入乞丐行列受人嘲讽。 在讲究门当户对的爱情上,受尽女方一家嗤笑,嘲讽他癞蛤蟆想天鹅肉,攀高枝。  三年的意外经历让他焕然一新。意外得知亲人的死亡乃是出于谋害……一步步查清真相,一步步让贫穷的父母亲友震惊,一步步风生水起……

免费阅读

郊外,101路公交车站牌,站牌的后面的连绵起伏的山,所以显得比闹市静谧,站牌前有四五个人,其中一个是欧阳西北。

欧阳西北今年不过26岁,却显得老成,因为他身穿着农民工的服装,头发蓬乱,胡子拉碴,而裤脚有了一道明显的裂缝。所以让他看上去很大,只是他一双眼睛盯着前方,不发一言,像是雕塑。站牌上的其他人见到他往往是怪物一般,有意无意的躲避着他,感觉他格格不入。

对此,欧阳西北蛮不在乎,因为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神。三年后,他要回到自己家乡,也打算这样打扮,有句话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他本来有点愤世嫉俗,自然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眼神,否则他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故意做这样的打扮。

而他坚持个性,做这样的打扮乃是因为自己的誓言,当有一天,他得知自己仰慕敬佩的四叔是死原来不是意外,他便发誓要为四叔伸冤昭雪。那一刻,他握着拳头对自己说,倘若不把四叔的死因弄得水落石出,他将永远不理发,不弄胡须,不穿时尚的衣服。

公交车还没来,却来了一个收破烂的,一个带着帽子的黝黑的大伯骑着一辆三轮车从站牌前驶过,三轮车上满满的,有矿泉水瓶子,有报纸纸箱子等等。大伯边瞪着车子,边喊“收废品来”,然后从站牌前往前走。

忽然,一本书从三轮车上掉下来。大伯并没注意到,而欧阳西北雕塑般的身躯忽然动了,喊一声“大伯,你的书掉了。”说罢,便去捡书。

欧阳西北蹲下身子,手却仿佛锁住了,因为那掉在地上的书仿佛自己很熟悉一般。书名叫《清宫十三朝演义》,欧阳西北一震,这书为何那么熟悉。当年,四叔也曾经有一本,而四叔一生酷爱书籍的。但眼前的这一本竟然和四叔的那一本如此相似。

大伯听到欧阳西北的喊声,已经停了下来。

欧阳西北激动起来,他的第六感觉告诉自己,这本就是四叔的书,否则封面的痕迹磨损程度不可能如此相似。于是,他拿起书,迅速打开扉页,赫然见到里面写着一首诗,用钢笔写的,落款是“欧阳民信手涂鸦”。

更是震惊,欧阳民,正是自己的四叔。原来这就是四叔的书。只是,四叔死去五年多了,怎么他的书会到了收破烂的手中?

站牌上等车的一个男子看着欧阳西北对这破书爱不释手的样子,心中耻笑起来,“穿的这个破样子,倒是和破书很般配。只是,刚才还喊收破烂的,现在怎么竟然舍不得给人家书?”

“谢谢你了,小伙子。”收破烂的大伯准备去拿书,欧阳西北才反应过来,连忙说,“大伯,这书你从谁的手里收的?”

欧阳西北一边问,但手上紧紧的攥着书,大伯有点尴尬,说:“我怎么记得,我一天收好几家子呢。怎么了?你喜欢这书,反正刚才我也丢了,就送给你得了。”

欧阳西北攥着书,忽然感觉书里面有硬硬的东西,不禁把书翻开,却见在某两页之间夹杂着一张照片。看到照片,欧阳西北更加震惊了,照片上是三个人,最左边是赫然就是自己的四叔欧阳民,而欧阳民的身边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女子正把头枕在欧阳民的胸部上,而女子的右手边牵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这女子是谁?为何和自己的四叔这么亲密?难道四叔在外面有情人,还有私生女?

欧阳西北满脑子是疑惑。但顷刻间,镇定下来,他站起来,仍然死死的攥着书,对大伯说:“大伯,虽然你要把书送给我,但我不愿意占便宜。这样……”,欧阳西北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元,递给大伯,“这个作为我买书的钱,你一定收着。而且,大伯,你有没有什么联系方式?”

大伯喜出望外,感觉欧阳西北有点傻,而站牌处的几个人也感觉欧阳西北脑子一定坏了。虽然,大伯心中认为欧阳西北有点傻,但脸上却布满笑容,“这个有点不好意思吧,我有名片。”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名片递给欧阳西北。

欧阳西北拿过名片,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于是,站牌上的乘客惊呆了,因为欧阳西北掏出的手机是苹果7,一个妇女心想,看上去像个乞丐,竟然有这么好的手机,不会是偷来的吧。

欧阳西北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拨动了,瞬间,大伯的手机就响了。欧阳西北说:“大伯,这是我号码,你存起来。我希望你好好回忆下,这书是从哪里收的。”

“好像有点印象,是上法山那边,但我不知道人家怎么称呼,我过几天再去的时候,给你问问,到时候和你联系,好吗?”

“很好,谢谢了大伯,我不打扰你了。”欧阳西北把一百元递上去。大伯喜滋滋的再次登上三轮车走了。

这时候,101路公交车也缓缓而至,欧阳西北和站牌上的几个人一起上车,本来大家争先恐后的上,但看到欧阳西北靠在车门口,都纷纷躲避起来,好像和欧阳西北挨着会有瘟疫一般。欧阳西北也不在乎。

欧阳西北上了车,发现还有空位,便坐下来,他刚坐下,却发现前排的一个女孩子立刻站起来,瞪了欧阳西北一眼,然后宁愿站着也不愿意和他挨着,欧阳西北心中冷笑,但不说话。

欧阳西北看着车内,忽然发现邻座的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有点面熟,是谁呢?想起来了,她是自己初中时候的班主任廖老师。

欧阳西北向廖老师望去,恰好廖老师也朝他看来,欧阳西北准备开始打招呼,却见廖老师厌恶的白了自己一眼,然后把脸扭过去。

欧阳西北一愣,感觉廖老师肯定没认出自己来,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和廖老师挨着座位的是一个女孩子,欧阳西北瞥了一眼,看到那女孩子穿着淡红色的恤,胸前被撑起的老高。

“廖老师,刚才上车的那个乞丐还有点像我的同学欧阳西北呢。”那个女孩子小声对廖老师嘀咕,但还是被欧阳西北听见。他默不作声,但转眼一想,难道这女孩子是自己同学?

听廖老师却说,“怎么可能,欧阳西北家庭穷,但也不会这么打扮。”廖老师的声音也很小。

“嘻嘻,是呀,廖老师,我听那些男生说,欧阳西北一直不合群,每次同学邀请他出去吃饭游玩,都是拒绝。”女孩声音大了起来,大约感觉这个话牵连不到“乞丐”。

“胡敏呀,他不是不合群,那是因为穷,他当时在我们班上最穷了,他受了别人邀请,自然要回请,但他家根本没有钱呀。”廖老师把手捂在胡敏的手上。

欧阳西北听到这里,眼睛有点湿润,但迅速调整好自己情绪。原来,这个女孩子是自己同学胡敏,在欧阳西北的印象中,胡敏是很瘦小的,那时候上初中,大家对生物课上的有些话题很好奇,特别是接触了“女性生殖系统”后,曾经有大胆的男生调侃胡敏,说“现在的女生都开始买胸罩了,你估计最近几年不会用到吧。”

当时,胡敏气的脸红脖子粗。那时候,出于好奇,欧阳西北也曾经私下里偷看女生胸部的轮廓,特别记得胡敏的胸前平平的。但想不到,现在胡敏变化这么大,光看胸前恤的帐篷看,她胸前分别养着两个肥硕的白兔。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站,有人上车,有人下车。

车继续走着,忽然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第一个座位上的一个男子站了起来,本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他猝不及防的拿出刀子,架在第二排座位上的一个老太太脖子上,大喊:“都给我注意,给我拿出钱来,否则你们今天谁也下不去车。”

满车的乘客震惊了,连司机也震惊了,看着文质彬彬的一个人,原来是个抢劫犯,竟然还挟持着老太太做人质。

被挟持的老太太吓坏了,浑身打着哆嗦,颤抖的说:“你……放过我,我……”

司机也有点害怕,但还是故作震惊:“朋友,有话好好说……”

“混蛋,老子就是要钱,每人给我送钱过来,每人至少五十元,我也不多要。不够,我就领着这老太太去你家。赶紧的,司机,你要是放谁下车,我就砍了你全家。”男子把刀子再次逼近老太太,老太太再次大叫起来。

很多人大惊失色,胡敏更是把身子靠在廖老师身上,不住颤抖,廖老师也有点害怕,但还是用手安慰着胡敏。

“赶紧的,除了那个乞丐以外,谁也不例外。那个乞丐没有钱,我也不难为他。”男子指着欧阳西北,然后对乘客们说。

“好,我给你,大家,都给他吧,不就是五十元钱,也不多,花钱买个平安吧。”一个人带头站起来,然后掏出五十元。众人也反应过来,是呀,就算花钱买平安吧。反正对方也不是要认命。

于是,很多人开始屈服,纷纷给绑匪送钱。

“廖老师,咱们也给吗?”胡敏小声说着,廖老师轻声说:“当倒霉吧,我给他一百,你就别交了。”说着,去钱包掏钱。

慢慢的,整个车内,除了欧阳西北以外,所有人都给了绑匪钱,绑匪还是没放老太太,嚣张的说:“到了下一站,还得麻烦老人家给我走,到了安全地点,才能放你。”

“你赶紧把老人家放了,然后把所有人的钱还回去,然后再跪下请求大家的原谅。”一个声音像平地一声雷一样在车内出现。

众人都吃惊起来,绑匪更是吃惊,大喊:“谁他妈的这么狂妄。”

欧阳西北站起来,冷眼看着绑匪,刚才的话正是出自他的口,他一站起来,乘客们纷纷对他怒目而视,刚才总算把这个瘟神打发喜悦了,这个乞丐一搅和,岂不是让绑匪变本加厉,到时候岂不是大家都没有了活路?

“是你这个乞丐?”绑匪没想到欧阳西北竟然反对自己。

“我说的条件答不答应?”欧阳西北死瞪着绑匪,旁边的人倒吸一口气,看来,这个乞丐不仅穷,神经还不好。

“你算什么东西?”绑匪架在老太太的脖子上的刀更加紧了。

老太太着急大喊:“你这个乞丐,你干嘛要多事呀?”

欧阳西北却从口袋掏出一个樱桃大小的玩意,然后迅速抛向绑匪,绑匪的鼻子被打中,然后不由自由的放了老太太。欧阳西北走到了绑匪面前,伸出手,搭在绑匪的肩膀上,“我说的难道不对吗?”轻轻的语气,倒不像谈判,好像情人约会一般。

顷刻间,绑匪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