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情深不知几许

情深不知几许

情深不知几许

孤六步寒尘 著

完结免费

浮萍半生从头过,情深不知有几许. 什么?订婚?和这个前世有老婆的人? 许言轻重生之后,一脸茫然看着送上门来的未婚夫秦东歌,等等,她觉得脑仁疼。 这不是逼着她做小三么?

72万字|更新:2019-05-20 17:44:21

免费阅读

  浮萍半生从头过,情深不知有几许. 什么?订婚?和这个前世有老婆的人? 许言轻重生之后,一脸茫然看着送上门来的未婚夫秦东歌,等等,她觉得脑仁疼。 这不是逼着她做小三么?

免费阅读

蓉城的秋天,银杏叶已经染上了枯败的颜色。

许言轻穿着高跟鞋正拼命朝前奔跑,突然脚下一滞,鞋跟卡入了地面缝隙。

惊慌难言的她只能选择赤足前行,而后面追逐的几个非主流少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

她光着脚窜入了一间废弃的旧仓库里。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打电话,打电话报警!

她惊慌失措,手机从裤袋里摸出来之时陡然滑落在地。

弯腰捡起手机的瞬间,许言轻从门缝里看见,非主流少年们已经追逐而来。

报警!报警!解锁,给手机解锁!

手上的汗液黏腻,让她一时间竟然无法操控手机指纹解锁。

但手机在这时候震动起来,有电话打进来,上面赫然是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名字:申如蓝!

有救了!许言轻大喜过望,急忙接起电话。

“喂,言言啊!”电话那头传来申如蓝的声音,这让许言轻一时间激动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她嘴唇颤抖,急忙说:“如蓝姐,有人要杀我!快救我,带警察过来!我,我在蓉城东郊外的旧仓库里。”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而此时非主流少年们已经进入了这片废弃的建筑群之中。

“救我,如蓝姐。”许言轻又对着手机说了一声,但电话那头毫无动静。

她一看,对方已经挂断了。

“喂?”一个黄头发的少年接起了一通电话,“好,我知道了,你放心。”

许言轻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就在近前。

果然,就在她打算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嘭”的一声,仓库生锈的铁门被人一脚踹开。

被惊吓的许言轻失手将手机掉在了地上,她急忙弯腰去捡,手机却被人踩在脚下。

她迅速起身,暗暗吞着唾沫,觉得大事不妙,只能快速后退。

而身后已经退无可退,因为她已经被人包围了起来。

偌大的仓库里,充斥着几个非主流少年的辱骂声,许言轻觉得今天就要栽在这儿!

那为首黄发少年嗤笑一声说:“大姐姐,不要再躲了,这仓库空旷得很,无处可躲。”

“你们,你们究竟想做什么?”许言轻此刻极度不安。

但黄发少年手中的铁棍,已经代替了言语上的回答。

他们,要她的命!

但,要她的命之前,还能旧物利用一番。

一个小时后,许言轻安安静静躺在了旧仓库冰冷而肮脏的地面上。

不是她不想动,而是因为四肢骨骼反转断裂不能动。

黄发少年正在她身上快速耸动,然后发出欢愉的叹息声。

“没想到这老娘们三十了,里面还这么紧,该不会这辈子没几个男人吧?”黄发少年嬉笑着从她身上爬起来。

许言轻合上眼,面无表情,耳边只有非主流少年们的肮脏言语。

没想到她三十岁的人生,会如此悲哀,现在竟然沦落到被几个毛头小子欺凌羞辱。

“住手……”有人漫不经心喊了一声。

噔噔噔……

缓慢而优雅的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

她睁眼,看见门口一个妆容淡雅的女人,正似笑非笑看着她。

“救我,如蓝姐。”许言轻试图抬手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但最终也没能抬起手来。

“来,姐姐拉你起来。”申如蓝缓缓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臂,却又突然捂着嘴发出惊讶的声音,“哎呀,妹妹手脚都断了。这些弟弟下手可真狠。”

其实申如蓝还隔她很远,但她却从她脸上看到讥诮和得意。

“是你。”许言轻如梦初醒,愤恨出声。

而申如蓝继续朝她走来,这脚步声,一步一步,好像踏在许言轻的心脏上。

每一步,都要将她踩得支离破碎。

怎么会,怎么会是她?许言轻绝望了。

但就是这一瞬间,她把所有的事情都理顺了!从一开始,她就活在申如蓝的阴谋里!

“对,是我。”申如蓝低声一笑。

如同发泄一般,她细细的鞋跟不断踩在许言轻的胸口,鞋跟有时候会扎进肉里,却又很快被拔出来。

“许言轻,你以为让小流氓羞辱你,是我的主意吗?呵……是妈,妈说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生下你。”

申如蓝说完嗤笑一声,然后一脚踩进她的脖子里,却又在这时候慢吞吞补充了一句:“不过,十年前你父亲的车祸,是我出的主意。呵呵。”

她微微张着嘴,唇角流出鲜血,她充血的眼睛一直不敢置信地看着申如蓝。

但大动脉的出血量很快让她感到晕眩。

好恨,许言轻恨眼前这个笑得面容扭曲的姐姐,恨那个将自己弃之如敝屣的母亲。

神思一点点抽离,意识一点点涣散,她好像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了。

她要死了吗?据说人濒死那刻会看到人生中最美好的场景,但许言轻看到的,仍是申如蓝嘲讽的笑容。

她想,也好,是该结束这肮脏又愚蠢的一生了。

生命如此卑微,只要一个恶念,就能结束。

只是,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过得如此悲惨。

“真够恶心的,弄脏我的高跟鞋。”伴随着申如蓝咒骂,许言轻再没了气息。

神思飘忽之间,耳边传来响亮的声音:“言言,快起床,家里有客人。”

这熟悉的声音……是父亲?

许言轻翻身而起,睁眼之后,映入眼帘的,却是熟悉又陌生的场景。

现在是什么情况?许言轻有一点发懵,她不是被申如蓝害死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躺在这里?这里分明就是她……从前的卧室。

电子闹钟适时发出响声,许言轻吓了一跳,连忙将闹钟按掉。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许言轻分明看到电子闹钟上的时间是二零零八年!真的是二零零八年!

难道,老天爷让她回到了过去?

为了确认这一点,她翻出了压在床下的手机,滑盖的?但上面也赫然是二零零八年。

许言轻记得,十年前的八月三日,父亲出车祸死亡。

今天是七月三十日,父亲还活着的时间?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许言轻转眼看向粉色的卧室门。

“言言,起来没?”门外确然是父亲的声音。

开门之后,她看着精神抖擞的父亲,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好想父亲!

不顾父亲的责怪,她冲过去抱住了自己的父亲,抱住了睽违已久的过往。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