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秋千飞 著

完结免费

霍瑾年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不愿做人,却愿当狗,因为狗的特性是忠诚……而他今生唯一的使命就是对余静好尽忠。 余静被家人轻视,他秒秒钟打包带走。 她被同学欺负,他分分钟火速救驾。 她被异性告白,他直接亮出结婚证,宣示主权。 “我要离婚。” “汪汪汪。” 她要离婚,他假装听不懂人话。于是乎,她为了能够跟他沟通,怀了他的孩子,可惜,孩子也是汪星人。 爷俩有事没事盯着她,她欲哭无泪:恋爱那么美,我想尝尝鲜。

94万字|更新:2019-05-06 17:59:29

免费阅读

  霍瑾年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不愿做人,却愿当狗,因为狗的特性是忠诚……而他今生唯一的使命就是对余静好尽忠。 余静被家人轻视,他秒秒钟打包带走。 她被同学欺负,他分分钟火速救驾。 她被异性告白,他直接亮出结婚证,宣示主权。 “我要离婚。” “汪汪汪。” 她要离婚,他假装听不懂人话。于是乎,她为了能够跟他沟通,怀了他的孩子,可惜,孩子也是汪星人。 爷俩有事没事盯着她,她欲哭无泪:恋爱那么美,我想尝尝鲜。

免费阅读

夜晚,一艘豪华游轮漂泊在碧波荡漾的江面上。

由甲板深入,入船舱,二层,某奢华VIP房间。房间里亮着灯,灯光非暖色,而是接近于深蓝色的冷色系,如此照明,将室内漂浮的空气都渲染的有些凉薄。

“来了。”

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倏冷的令余静好心惊。她勾头,眯眼瞅了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他虽然背对着她,但是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寒意,不难想象他是一个“怪咖”。

当余静好还在质疑来了的意思的时候,男人忽然开始宽衣解带,还不耐烦的说:“快点,做好事就出去。”

又是宽衣解带,又是做好事,余静好不禁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护士服。与刚刚那个男人不同,难道他喜欢玩制服诱惑?尼玛,刚逃出狼窝,又入了豺窝!

现在余静好只想要逃走。

她垂目:“对不起,我不能帮你,你找别人吧。”

霍瑾年如墨玉般漆黑的瞳仁中愠着一团火。

“身为护士,竟然对病人说不。”

“啊?”

余静好幸得霍瑾年提醒,恍然顿悟。哎呀,护士端着药盘,盘上又放着一支注射器,当然是打针了。刚刚是她太紧张,想歪了。

可是来不及,霍瑾年已经生气了,还准备喊人。

“于……”

这种时候,多个人就多个麻烦,余静好疾步向前,捂住霍瑾年的嘴巴。

那一瞬,霍瑾年的眉宇间乌云密布,凝锁的眼眸像是要将余静好生吞活剥了。

余静好谄笑,还很自觉的松开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她做完事,就能顺利闪人了。所以这会就算是放下尊严,她也要好好安抚面前男人的情绪。

“对不起,我前不久刚跟男朋友订婚,他那个人哪哪都好,就是小心眼,爱吃醋。大哥,你俊朗非凡,身材也好,我刚刚拒绝你,是担心……做错了就是做错了,说再多理由也只能是借口。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这种低级的思想错误了。身为护士,要一视同仁,以病人的身体健康为出发点,丝毫不得马虎。”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便霍瑾年对余静好的表现不满意,可是看在她夸了自己,还深刻反省的积极态度上,也不好发火。

“快点。”冷言道。

“知道了。”

余静好转身,从药盘上拿起一支针管。学着在电视上看过的画面,推动其塞子,将里面的液体往外挤出一点点,然后看向霍瑾年。

霍瑾年已经做好挨针头的准备了……

有一瞬,余静好看愣了。

许久,也不见动静,霍瑾年不耐烦了:“又怎么了?”

余静好猛地从迷怔中回神,然后……然后针头就毫无预兆的刺进了男人的屁股里。

“啊!”

余静好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找对地方,她还在侥幸的认为,只要是药注射进去了,屁股上,哪里都行吧。

霍瑾年的性子本来就不好,无缘无故被狠狠刺了一下,怒意丛生。

“你到底会不会打针?”

余静好辩解:“会,当然会。”

然后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霍瑾年:“你以前没打过针吧?第一次,疼是正常的。”

当然,霍瑾年从未打过针。今天如果不是发高烧,迟迟不退,他也不会挨这一针头。带着满满的不悦,他将裤子提上。

这一幕……余静好将脸扭到一边,勉强压制住内心的罪恶感,匆忙整理好药盘,离开。她的手刚摸到门把手,听见外面熟悉的声音,不得不停下来。

“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女人找出来。”

权相宇……糟糕,他认得自己,如果现在出去,一定会被逮住的。

霍瑾年想去床上休息一会,刚起身,余光瞥见余静好还赖在这,再次动怒。

“你怎么还不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余静好瞧着霍瑾年皱的跟“川”字的眉,继续腆着脸说:“那个,外面太乱了,我能不能在你这多待一会。”

乱?

霍瑾年竖耳倾听,外面嘈杂声不断,的确是挺乱的。可是这跟护士有什么关系?莫不是护士是假的?想到这,他鹰一般锐利的目光投向余静好。

“你不是护士?”

“呵呵呵……大哥,你说什么呢。”

余静好可劲的笑,霍瑾年可劲的冷眼相对,余静好Hold不住了,脚步跄踉后退,直至霍瑾年颀长的身体以压倒性的优势遮挡住她所有的视线。

霍瑾年紧绷的嘴角忽然松了松,稍带玩笑式的语气说:“你怎么他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三……二……”

“我说。”

余静好老实交代说:“我踢了他的……下面。”

霍瑾年轻笑,果然是够狠的,知道往命根子上动脚。只是,这抹灿笑只维持了几秒钟,就从容收住了。

“既然被送来了,就好好伺候他,都来了,还反抗,虚伪。”

“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设计的。”

“权相宇不仅脸面长得帅,床上功夫也很好,你这种情况,跟了他,说不定是福气。”

“他功夫好?你知道?”

“我……”

霍瑾年真是对眼前这个小丫头另眼相看了。

“敢质疑我,你信不信,我随时都能把你带到他面前,亲眼看着你是如何被他骑在身下的。”

“变态,亲眼看别人肉蒲,也不怕把自己憋坏了。”

一听说,他要出卖她,余静好顿时不高兴了。早知道,她就应该用针头扎死他。懊悔不已的同时,脑海里闪过权相宇被自己踢过之后嚎啕大叫的样子,腿脚当即来劲。

瞅准目标,抬脚袭上。

结局不同的是,霍瑾年竟然完美避开了,还单手撑起她进攻的那条腿。

他俯身,薄唇近在咫尺。

“丫头,千万不要把绝招轻易告诉给别人,尤其是男人。”

微凉的气息窜入余静好的鼻腔内,届时,被她竭力控制的……就如决堤一般倾泻而出。她抓着霍瑾年的手指似用力,似在占便宜。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