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调教大明

调教大明

调教大明

淡墨青衫 著

完结免费

他是张居正的得意门徒!他向戚继光学兵法……和俞大猷学剑法,天下无敌!在他手中,有更辉煌的万历四大征!白手起家,掌握天下,笑谈之间,成就最强悍无敌的事业!在大明万历年间,张惟功以枭雄手段掌握国政,于大航海开时之时,开创属于中国人的大明时代!

297万字|更新:2019-03-04 17:37:15

免费阅读

  他是张居正的得意门徒!他向戚继光学兵法……和俞大猷学剑法,天下无敌!在他手中,有更辉煌的万历四大征!白手起家,掌握天下,笑谈之间,成就最强悍无敌的事业!在大明万历年间,张惟功以枭雄手段掌握国政,于大航海开时之时,开创属于中国人的大明时代!

免费阅读

大明万历二年春。

在山海关以西,迁安,永平,滦州这三县到这天下第一关的中间地带,往北方靠着长城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座落着一个小小的村庄,庄上有百来户人家,因为不靠通往山海关的大官道,所以村落略显的有一些荒僻,甚至是有点儿破败的感觉。

现在是黄昏时分,村落里家家户户都冒起了炊烟,小孩子们在场院内外嬉笑打闹着,凭添了几分热闹人气。

在村落通往大山的小道左近,一个妇人正往着山里张望着,脸上有明显的焦急之色。

她头上裹着蓝色头巾,身上穿着天青色圆领袄子,腰束布带,下身一袭灰色布裙子,打扮虽平常,却是生的清丽脱俗,显露出一副与普通山里人截然不同的气质来。

她没有等候太久,一刻钟不到的功夫,一群进山打猎的后生们说笑着从山谷中下来,一个长的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也跟在人群之中,身上背着两条灰色的野兔子。

暮春时节,动物已经从冬天和初春时的瘦弱中解脱出来,山村里的青年们在耕作之余,就是进入山中打猎,猎得的肉可以吃,皮毛变卖,满足口腹之欲的同时,还能贴补家用。

此番入山,收获显然不差,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大半的猎人都是十几岁到二十余岁的少年和青年,只有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年纪最小,但他身子健硕,远比普通孩子高大。

“娘!”

看到妇人,小男孩大步迎上来,笑咪咪的拉住娘亲的手。

男孩姓张名惟功,在这个杂姓杂居的山村里他的家庭并不起眼,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他娘亲超过常人的美色,言辞谈吐也十分雅致。

“娘,我饿了……”

拉着娘亲的衣袖,小惟功把身子扭来扭去的撒娇。

“饭早做好了,就知道你一回来准饿。”

当娘的自然疼怜儿子,接过兔子,用衣袖擦了擦儿子汗扑扑的小脸,拉着小孩往自己家门前去。

沿途过去,在屋前吃饭的人们都端着碗,让着张家母子二人,山村不大,彼此都十分照顾友爱,平时也很少有破脸争执的时候。

张家座落在村西头,算是村庄外围,穿过大半个村子,才返回三间主屋两间偏屋的小院之前。

“爹!”

到了自己家门口,房顶上有一个中年男子正拿新草换旧草,其实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一般人家都是收了麦子之后,晒了新草,再来取换,不过惟功家的屋顶已经漏了几次雨,不换是不成了。

“呵呵,回来了。”

“爹,下来吃饭吧。”

“好!”

说是好,到底又做了一阵子活计,直到惟功娘催促了,一家三口才搬了桌子板凳,坐在场院前吃晚饭。

往嘴里扒着饭,一家人闲话家常。

“这么一点干草,陈癞子收我三十钱,真是黑心啊。”

“怎么不去邻村看看,没准有便宜的。”

“俺怕今黑赶不回来,心里放不下,嘿嘿。”

晚饭是分两样,惟功爹和娘吃的是小米和黑豆混的杂粮饭,小惟功吃的是蒸好的黄米饭,虽然也干燥粗糙,但是正经的粮食,不象爹娘吃的是杂粮。

小菜倒是精致,现在是春天,山里野菜多,惟功娘摘了好几样,用菜油炒了一盘,盐腌了一盘,青白碧绿的,十分爽口。

一家三口埋头吃饭,说着家常,惟功爹三十余岁,憨厚老实,话并不多,看到儿子带回来两只兔子,倒是着实夸赞了一阵子。

“爹老这么夸我,倒象是外人一样。”

惟功擦擦嘴,赶着到村头和打猎回来的半大小子们一起修理弓箭去了,从他能挽动一斗的小弓箭时开始,就把射猎当成大明朝天底下最好玩的事情,倾注了他全部的热情。

看到惟功走的远了,惟功爹才讪讪道:“惟功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还不是你,他不管怎么样都是你的儿子。”惟功娘撇嘴道:“不知道你每日这般客气为什么。”

“嘿嘿,俺是真心夸他,惟功这小子,将来准有出息!”

六年多前,惟功娘带着不满月的小惟功路过此地,看中了惟功爹本份老实,接受了这个本份男子的求亲,从此在这个小山村安下身来,惟功爹对小惟功疼爱有加,为了掩盖住事情,从老家遵化迁到这小山村里来,好在村民都善良本份,杂姓村子没有大宗族,反而较好安身,一家人一恍忽在这里住了五年,已经是扎下根来了。

转眼就夜色降临,山村里没有人有天黑用油灯的习惯,更不提蜡烛,天黑之后,家家户户都顶上了门,早早歇下。

星空之下,惟功爬上了自家门口堆起来的草堆,在谷草特有的香气中,舒舒服服的躺成了一个大字。

爹叫张守达,娘叫许素娥,都是这个时代最普通最常见的百姓的姓名,他的名字,却是与常人稍有不同,不象是自己那个木讷老实,大字不识一筐的后爹能取出来的……是的,张惟功有自己的记忆……五百年后的一次意外,使得一个吊儿郎当的大学生穿越至此,成为一个形迹可疑的明朝家庭形迹更可疑的儿子……真绕,有时候张惟功自己都感觉好笑,这一个家,三个人中看来最清白无辜没秘密的,就是那个老实巴交,成天掂记着多做点活计多赚几个大钱的老爹了……

没穿成皇子也没有在书香世家,这个家境想读书上进或是经商都不大可能了,张惟功倒也没有抱怨什么,能在意外中存活下来,多活了一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他天生豁达的很呢……当然也可以说是没心没肺。

再者说,爹虽然是后爹,不过对自己疼爱有加,娘就更不提了,虽然身上可能有什么隐秘啥的,不过对自己这个儿子是掏心掏肺的疼爱着……有这样的爹娘,在这样民风淳朴的小山村里有滋有味的活着,将来种点田打打猎娶个能干还漂亮的婆娘,这样的人生也没啥不好吧……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