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重生之豪门千金

重生之豪门千金

重生之豪门千金

赖小懒 著

完结免费

一场车祸,带走了她所有的不甘和遗憾。本以为这就是解脱,不料再次醒来她却重生为豪门千金。命运从此扭转!一个错误,她与他羁绊纠缠;一场舞会,她与他谈笑甚欢;一次邂逅,她与他相识结缘?桃花朵朵开。谁会是那个能与她携手白头的良人?

16万字|更新:2019-02-01 16:00:58

免费阅读

  一场车祸,带走了她所有的不甘和遗憾。本以为这就是解脱,不料再次醒来她却重生为豪门千金。命运从此扭转!一个错误,她与他羁绊纠缠;一场舞会,她与他谈笑甚欢;一次邂逅,她与他相识结缘?桃花朵朵开。谁会是那个能与她携手白头的良人?

免费阅读

几辆豪华轿车朝着市中心以外的地方驶去,驶向郊区的一片山区,那片富含金矿的山区也属于米氏集团。

而坐在轿车内的正是米氏集团总裁李阮以及她的两个女儿米乐乐和米然然。

李阮温柔的眼神停留在两个孩子身上,想起三年前丈夫去世的时候的情景,那个时候两个孩子都还小,丈夫因病去世,将偌大的米氏集团交到了她的手中,并指定米乐乐是米氏财团的继承人。

可是现在的米乐乐才刚六岁,米然然也才三岁,从小李阮就对米乐乐严加管教,米乐乐可以说从来没有去过学校,甚至连学校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但是她所学到的东西已经超过同龄人很多,米乐乐有的时候很厌烦这样的生活,在她这样一个原本该天真快乐的年纪里,身边没有小朋友的陪伴,没有原本该有的天真快乐。

每天却被五六个家教老师围着,米乐乐幼小的心灵里认为这就是本该有的生活,因为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别的孩子是如何生活的。

所以她天真的认为所有的人应该过的都和她一样的生活。

从小到大,她没有去过游乐场,没有去过幼儿园,没有接触过太多的陌生人,但是她却接受着最好的教育。

她知道世界上一千多个品牌的名字,可以光靠嗅觉就知道是哪一年生产的红酒,可以弹出别人花很多年时间才弹奏出来的钢琴曲。

其实这些并非是李阮想要强加给米乐乐的,只是她是米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她必须要学会这些,否则将来如何立足?

李阮已经知道一个女人想要在商场立足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她更加知道米乐乐将来面临的路会有多难走。

所以她才要让她变得更加优秀。

车子慢慢的驶进了山林中,路上开始有些颠簸,为了美观,阔海别墅门外的路是用石子铺垫的。

“哇,姐姐,你快看,那是什么?”

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米然然,因为车子驶进了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世界,而兴奋起来,爬在车窗口朝外张望着。

一只路过的小松鼠,被突如其来的车声吓得钻进树林爬到树上。

米乐乐依然保持刚才的坐姿,安静的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阮回过头看了一眼米然然,“那是松鼠,在这里会很常见的!上次带你们去动物园的时候,你们不是见到过的吗?快坐下,小心摔倒。”李阮温柔的说道。

这一次出门是专门让两个孩子出来玩的。

米然然明显不听母亲的话,依然爬在窗口,盯着外面神奇的世界。

米乐乐就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尽管这些东西是她从未见过的,但是她依然表现出一副成熟冷静的样子。

李阮说完米然然回头看了一眼米乐乐,“乐乐,你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这里是山上,风景很美丽的,也有很多可爱的小动物。”

米乐乐眸子动了一下,看了一眼李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知道了妈妈!”

随后又撇过头,眼睛盯着窗外,却冷的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仿佛她完全没有孩子该有的那份天真,那份好奇。

对,其实她对任何事情都不觉得好奇。这是让李阮最头疼的事情。

之所以今天带她们姐妹两个出来玩,主要的就是为了让米乐乐找回该有的童真,因为她的一个好朋友告诉她,如果米乐乐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很可能会得抑郁症,或者自闭。

李阮平时一直都忙于自己的事情,家里的佣人和家教老师整天围在两个姐妹身边,但是李阮很少亲自陪着她们。

所以两个孩子其实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有妈妈陪着。

李阮见米乐乐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坐好,前面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山中的阔海别墅了。

那是自己的丈夫亲自为自己设计的房子,自从老公去世之后,李阮也很少回来这里,就因为这里有太多关于他们的记忆了,而每次想起这样的记忆,李阮心里都不会好过。

这一次如果不是为了让两个孩子放松一下,她是不会来到这里的。

米乐乐见妈妈转过身,嘴角微微的露出一抹不为人知的微笑,很难想象这个外表冷静,像是有自闭症一样的孩子,内心是多么的兴奋。

看到外面的景色有多么的开心,能够让妈妈带着出门,和妹妹一起出来玩,有多开心。

只是她不能表露的太明显了,她害怕这只是一个梦,因为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她担心,如果自己太开心了,会被别人发现,那样的话就会被人夺走自己的快了,妈妈或许会说'我公司里有点事情!'然后就留下她和妹妹离开。

她真的太害怕那样了,所以她不敢开心,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努力的压抑自己内心的喜悦。

一个六岁的孩子能够做到这一点,可以说连李阮都想不到。

车子很快在阔海别墅前停了下来,这是一栋面积几千平米的房子,这些还不包括后面的花园,乃至别墅身后的整座山。

“乐乐,然然我们到了,快下来!”李阮下车之后去照顾两个孩子。

其他的人开始搬运行李。

然然一下子蹦了下来,转身就朝林子里跑了过去,“妈妈,我要去找刚才的松鼠。”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跑出去老远了。

李阮担心的追了两步,家里的佣人从里面出来,“太太,您去看看大小姐吧,我去看着二小姐。”

李阮点了下头,“注意点被让她摔倒了,别走太远。”

佣人点了下头朝着米然然的方向离开。

李阮目送佣人离开,确定她已经追上米然然,李阮才回过神,将目光锁定在米乐乐身上,李阮挂起习惯性的微笑,轻盈的走到米乐乐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半蹲下身子与她的目光平行,笑道,“乐乐,喜欢这里吗?我们在这里会住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里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好好玩,开心的玩就可以了。我已经把家里的老师们都辞退了,等这个暑假过去之后,你会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去学校读书。”

米乐乐倒抽了一口气,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表现的成熟稳重甚至超过了成人。

见米乐乐没有什么反应,李阮以为她不高兴。

“怎么了?是不是不高兴?”李阮担心的看着米乐乐,她真的担心米乐乐会出现自闭的现象,在朋友没有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

李阮没有想过米乐乐会这样,因为她给米乐乐的都是最好的,可是现在不管怎么看米乐乐,李阮都觉得她真的有可能有那种倾向。

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呢?

米乐乐很少和外面的人接触,很少说话,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冷静的让人吃惊,而且她甚至不愿意与自己沟通。

米乐乐看着李阮没有回答,她心里太高兴了,从小都是看着别的孩子上幼儿园,听说过有幼儿园那样一个地方,可是却像是另外一个地方一样。

在学习和教育上面李阮对米乐乐的要求是最高的,但是对米然然的要求却很低,所以米然然比起米乐乐来说要幸福很多,尽管她一样也不去学校。

但是在家里米然然很明显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她米乐乐却不可以。

米然然如果做错了什么事情,只要跑到李阮面前撒娇,苦恼一回就什么事情都没了,而且还能得到很多人的宠爱,包括家里的佣人对待米然然和米乐乐的态度都不一样。

米然然如果摔倒了,会有人去扶起她,可是如果摔倒的人是米乐乐的话,她只能自己爬起来。

米乐乐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从大人的口中听到,因为她是姐姐,所以才会这样。

所以米乐乐也天真的认为,因为她是姐姐的原因,要让着妹妹。

而且米然然对米乐乐很好,有的时候米乐乐任性发脾气的时候,会被关禁闭,没有人敢去看她不管她一个人哭成什么样子,那个时候只有米然然敢去,而且还会拿她从妈妈要过来的好玩的玩具,好吃的东西给她。

被妈妈发现的时候还会被批评,甚至挨打,但是米然然从来都不会因为被批评被挨打就不理米乐乐。

可以说在米家,米然然是对米乐乐最好的人,就算米乐乐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太爱说话。

米乐乐也非常的喜欢自己的这个小妹妹,有的时候米然然会听不懂,但是米乐乐会对她说一些自己的心里话。

“乐乐,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告诉妈妈,你想怎么样妈妈这次都答应你!”李阮见米乐乐冷漠的不说话,眼泪忍不住在眼睛里打转。

“不,妈妈,我”米乐乐以为妈妈要反悔,要带她离开这里。

慌忙抓住了李阮的胳膊,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兴奋,她真的害怕,眼前的一切,母亲的陪伴,还有自由自在的生活会突然消失,真的害怕。

只要妈妈一句话,她就可以安全失去这些她天天想要得到的东西,尤其是她可以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去上小学。

“你喜欢是吗?”见米乐乐欲言又止,眼神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却无法表达出来,李阮心里又一阵抽痛。

如果不是自己,米乐乐会变得更开朗更乐观的,而不是现在竟然可能会有自闭症的倾向。

“没关系,你如果喜欢的话就告诉妈妈,妈妈答应你一定留下来。”李阮看着米乐乐,希望她能够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渴望。

“妈妈,我”米乐乐张了几次口,都没有说出来,双手努力的攥着,能够看的出来她是喜欢的,是想要表达的,可是无论如何却没办法表达出来。

李阮留着眼泪一把将米乐乐抱进怀里,“乐乐,没事,只要你喜欢妈妈愿意满足你,这一个月的暑假都在这里度过,妈妈会陪在你和妹妹身边,陪你们一起玩,等开学之后你就可以去上小学,妹妹就可以去上幼儿园,以后我们家不会再有家庭教师了好吗?”

听到李阮的话,米乐乐不知道有多开心,伸手擦掉李阮脸上的眼泪,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狠狠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辆车子驶进了院子,李阮转头看了一眼,是她的闺蜜好朋友的车子,随即起身,站在原地,等着车子停好之后才朝那边走了过去。

“阮阮,抱歉啊!有点事情所以来晚了。”上官静下车笑着说道。

“没事,知道你忙!而且我们也是刚到这里,来的都不算太早。”李阮笑着说道。

李阮和上官静是大学同学两个人非常要好,李阮大学毕业之后就找了自己心爱的人结婚生子,但是上官静却一直单身,现在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连个男朋友也没有。

不是上官静没有什么魅力,而是她太善变了,交往过的男朋友没有超过两个月的,她的生活法则就是自由快乐,而不是稳定乏味的婚姻生活。

这种观点李阮从来都不同意,也经常劝说上官静早点找个人安定下来结婚生小孩,上官静每次听李阮这么说,都是点着头答应,回头就忘记了。

不过对于婚姻的观点不同一点都不影响两个人成为闺蜜,而且是这么多年的闺蜜。

“乐乐,看看阿姨给你们带什么礼物来了!”上官静拿着一个洋娃娃递给米乐乐,但是米乐乐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笑也不说话。

上官静知道米乐乐这种性格,也没说什么,李阮替米乐乐接过了洋娃娃说了声谢谢,嘴里忍不住微微的叹了口气。

“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乐乐就不太喜欢和人交流了,要不是你提醒我或许到现在还没发现呢。”李阮难过的说道。

“你别难过了,幸好发现的不晚,我问过医生了,像乐乐这种并非先天自闭症的孩子,发现的早是完全有可能治愈的。”上官静说道,随即指了指身旁的男人继续说道,“你看我都把业界最好的心理医生给你请过来了,我跟医生说好了,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会留在这里照顾乐乐的,你放心一定不会有事的。”

李阮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冲他点了点头,笑道,“那就麻烦医生了,也谢谢静静,我一直忙公司的事情,连这种事情都要你帮我。”

“咱们之间的事情还用说什么帮不帮啊,我以后估计结婚是很难了,乐乐和然然就是我的女儿,我自己的女儿的事情我能不管吗?”

李阮笑了笑,“我们去里面坐会吧!”

上官静点了点头。

李阮带着米乐乐朝别墅的客厅内走去,上官静也跟了上去,然而一直站在她身旁,沉默不语的宁磊拉了拉上官静的胳膊,两个人随即停了下来。

“怎么了,宁医生?”上官静回过头看着宁磊问道。

“你说的那个朋友就是米氏集团的女总裁啊!”宁磊显得有些吃惊的问道。

“对啊!”上官静笑道,“来的时候没跟你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大学同学,她女儿有自闭症倾向,我先发现的,所以就找你过来了,你不是专家嘛。”

宁磊笑了笑,“早就听说过米氏集团的女总裁雷厉风行,叫李阮对吧,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

“一个美女?呵呵,宁磊我告诉你啊,她可是我闺蜜,你少打她的主意。”上官静警告道,说话的时候却是半开着玩笑的。

宁磊慌忙摆手笑道,“我只是问问,以前早就听说过她,没想到今天能够见到,只是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反而看上去有些温柔,况且第一次见面我就有那种想法的话,我成什么人了。你看我宁磊像是那种人吗?”

上官静一笑,“不是最好,李阮可是很善良的,她的雷厉风行只是对待外面的人,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宁磊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跟着上官静走进了阔海别墅,进去之后宁磊被这里的奢华所震惊,更让他震惊的是,这里的艺术气息,还有那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觉,让人很舒服。

“坐吧!很久没有来这里了,有些东西可能准备的不周到,还望”李阮说道这里突然打住,猛然想起什么,“哦,对了静静,我还不知道你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呢,怎么称呼?”

上官静马上站了起来,“哦,那个”

还没等上官静说完,宁磊站起来将自己的名片迅速的递到了李阮面前,“我叫宁磊是一名心理医生。”

李阮接过宁磊的名片看了一眼,随后放到桌上,“你好!”

这个时候家里的佣人过来,打断几个人的谈话,“太太,厨房那边要准备午饭,有什么需要特别准备的。”

李阮点头笑道,“他们都在这里吃饭,多准备一些,丰盛一些,都是我的朋友。”

“好的!”佣人走了下去。

李阮回过头冲上官静使了一个眼色,“宁先生,您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厨房看看。”说完李阮起身朝别墅外面走去。

上官静也起身准备跟着李阮离开,被宁磊一把抓住胳膊,“你去干嘛?”

“我没事出去溜达一下不行啊?”

“我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是不是应该在这里多陪陪我?”宁磊笑道。

“哟,宁大医生没看出来,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这么害羞啊!你放心这里没有什么可怕的人,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况且就算怎么样了,你也不吃亏啊,这里都是女人。”

宁磊皱眉笑了笑,松开上官静的胳膊。

上官静笑了笑之后转身离开。

走到后花园李阮正好站在那里,上官静走了过去,听到脚步声李阮回过身看到上官静,两个人相视一笑。

“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呢!”李阮说道。

“咱们两个在一起都多少年了,是高级闺蜜,你别说那么明显的示意了,就是你眉头动一下我都知道你想做什么,说吧,叫我出来干嘛?”上官静说道。

“你那个朋友靠不靠谱?我让人找了国外的医生,如果不行的话”

“你放心吧!”上官静打断李阮的话,“我和他认识很长时间了,绝对靠谱,一般的人对这方面了解的不多,你可以上网查一查,要么找人打听一下,这个人绝对是专业的,以前也是在国外学习回来的,在国内小有名气呢。”

“是么!那么,他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治好乐乐的病?我很担心,而且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你也知道我特别忙。”李阮皱眉说道。

上官静上前单手扶住李阮的肩膀,拍了拍以示安慰,“这个说实话,我也说不清楚,我又不是心理医生,但是至少我们应该乐观一点,乐乐或许只是性格比较内向,并不一定是自闭症,这个还有待确定,也或许是你的教育方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想想你小时候是怎么生活的,乐乐和然然她们怎么生活的,你简直就是把他们当成机器,关在笼子里教育的,这样的孩子能阳光能开朗吗?”

听到这些话,李阮的脑子里想起自己想时候的事情,想起自己小的时候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那些快乐的日子,在阳光下,还有很多的小伙伴,她可以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可是她现在对乐乐和然然的期望太高了,把自己对未来的压力,转嫁到她们身上,或许真的和上官静所说的那样,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什么问题。

“你说的很对,我没有时间陪伴她们,又担心她们出去会受到欺负,而且我总担心她们会出什么事情,你也知道当初有人想要绑架乐乐,那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太大了,幸好当时没有绑架成功,否则我真的不知道下半辈子的生活该怎么办,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打算让她们过正常孩子的生活的,就是因为那件事情。”

李阮低下头,表情有些痛苦,有些事情她根本就不想要想起来。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