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纨绔毒妃:腹黑邪王轻点宠

懒小静 著

完结免费

她发誓,若非穿越晕得七荤八素她绝不会压倒身无寸缕的战王,就此摆脱不了纠缠“既然睡了本王,打今起本王就是你的人了。”某战王豪气云天。“拿钱说话,金库钥匙交出来!”压在他身上,她两眼放光威逼着。 某男银邪一笑,“那要看你床榻功夫如何?”“滚,本妃劫财不劫色!”某天,“爷,燕帝说他有钱要用国库做聘礼,所以我要去做王后。”她握着国库钥匙炫耀。某王眸光阴翳,“嗯哼,竟有此事?!传令下去即日出兵灭了燕国!”某女,“……”

119万字|更新:2018-12-29 14:51:05

免费阅读

  她发誓,若非穿越晕得七荤八素她绝不会压倒身无寸缕的战王,就此摆脱不了纠缠“既然睡了本王,打今起本王就是你的人了。”某战王豪气云天。“拿钱说话,金库钥匙交出来!”压在他身上,她两眼放光威逼着。 某男银邪一笑,“那要看你床榻功夫如何?”“滚,本妃劫财不劫色!”某天,“爷,燕帝说他有钱要用国库做聘礼,所以我要去做王后。”她握着国库钥匙炫耀。某王眸光阴翳,“嗯哼,竟有此事?!传令下去即日出兵灭了燕国!”某女,“……”

免费阅读

天泉山,天泉池。

这日天气晴好,碧空万里,一切平静如常。

谁料,临近晌午之时,突兀的,天雷炸响,骤风突起,狂风咧咧作响,方才明亮的天地转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温泉池中,浸泉的夜王君惊鸿剑眉轻挑,镇定自若,悠闲徜徉在天泉池之中抬眸看天,静待奇观出现,似对此已在预料之中。

蓦然一道闪电惊现伴着雷声炸响,照亮暗黑天空,君惊鸿竟清楚的看见天上降落下来一物,那东西不偏不倚,正中上方。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即将击中他的那一瞬,他猛然出手一掌将巨物拍飞,毫不留情。

此刻漆黑如夜的天也渐渐转亮,待仔细一看,那所谓的巨物竟是一女子。!

“噗通”的落水声,激起浪花一片,“谁?谁特么的搞突然袭击?袭胸用不着这么用力吧,给我站出来,老娘保证不打死你!”

无辜受袭的顾蕾从水中站起来伸手揉了揉被拍疼的胸,继续咒骂着。“雾草,谁这么不要脸,下手这么重?给我站出来老娘保证不废了你”小脸拧成麻花状,不由得倒抽一口气。上天作证真的好疼,都眼泪汪汪了好么。

“你是何人?”君惊鸿拧眉看着三米之外身着奇装异服,言语粗鲁的女人问着。

莫不是天外飞仙?

他这一问,顾蕾方才打量着池中坐着的男人。

半露的胸肌健硕无比,一张妖孽一般深邃的脸近乎完美。面如玉,眉如剑,眸如星,鼻挺立,五官勾勒分明,唇瓣适中却性感诱人,披肩墨发很是邪魅。

那种霸气凛然的气息好似来自于九天之上的王者,令人望而生畏,邪肆魅惑,狂傲不羁。

顾蕾也是阅人无数,各色美男数不胜数,但面前这男子当是数一数二。

眸光死死地盯着他,小心脏砰砰直跳,真的……好妖孽!

不过这诱惑力顶多也就持续五秒钟。

“别跟我废话,老实交代,刚才是不是你偷袭我的?”转瞬,她双眸恢复清明,双手叉腰指着他质问。

君惊鸿冷峻的唇角不着声色的勾了勾,嗤声道:“是与不是你能奈我何?”

眸光打量着顾蕾,眼底闪过一抹不屑之色,哪儿来的山野女子胆敢如此造次,胆子不小!

敢在他君惊鸿面前叫嚣,她当属第一人。

“妈了个巴子,到底是还是不是?!”闻言顾蕾嘴角一抽,瞅了他一眼,说话文绉绉的,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玩意儿!伸手指着他的面门气急败坏的低吼道:“是不是个男人,敢打不敢承认是吧?”

“现在,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不然保不准我打的连你老亲娘都不认识你!”怔了一瞬,继而又说着。

她又不傻,这儿放眼看去就她俩人,不是他还能是谁!

君惊鸿不语,狭长的凤眸半睨着,散发着一抹寒光,棱角分明的唇瓣抿成一线。搭在石台上节骨分明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台面。

突兀的,他右手一抬,手曲成爪朝着她一吸……

顾蕾双眉颦蹙,只觉得气压凝重,凛寒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疑惑不解的看着他诡异举动,可尚未反应过来之时身子猛然前倾,直直的朝着他飞了过去。

在回神之际脖子已然在他掌心之中,掐的生疼!

“敢在本王面前叫嚣的女人,你是第一个!”近在咫尺的君惊鸿捏着她的脖子森冷的说道,“现在,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若深得我心,姑且饶你一条贱命!”

仿着她语气说着,随后右手一甩,像扔一只骨瘦如柴小猫一般轻飘自然,不费吹灰之力。

而后君惊鸿从台子上信手捻起一块帕子擦了擦掌心,上好的锦缎帕子价格斐然也就仅此一用便扔到了一旁,丢弃了。

“噗嗵——”

一声巨响,溅起水花无数,连带着整个温泉池水都荡漾了起来。

被扔到数米之外的顾蕾身子坠入了池中,本就被掐的喘不过气儿来这下子则又呛了一口水,甚至连鼻孔里都呛出了水。

挣扎了几下站了起来,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水,将沾粘在脸上的秀发捋到脑后,适才得空正视眼前这个异样的男人,尽管她咳嗽的脸色通红也无暇顾及。

她眸光闪烁,眉心紧拧,一丝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记得明明是在组织里接了任务,盗取价值十亿得古代耀月镯。

可在盗取耀月镯的时候博物馆里突然出现了数百手持长枪的警察,无奈她只能用枪打破了博物馆的落地窗跳了出去,可意外的发现自动攀墙索丢了。

那二十多米的大楼掉下去必死无疑。毕竟地上可是厚厚的石砖,无论是脚朝地还是头朝地都绝无生还的可能。

可为什么现在还活着?

如果说是做梦,那绝对不可能,因为梦里是不可能会觉得痛,而她现在就被对面的男人打的痛入骨髓。

骤然,一个令人无法置信的词汇闪现脑海——“穿越!”

思及此,不由得毛骨悚然,只觉得背后阴风阵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咽了咽口水,看着他疑惑重重的问道:“这是哪儿?次奥,不会真穿越了吧?”不可思议的自言自语着。

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独留她风中凌乱。

“呵,莫不是本王过于仁善,以至于你妄想装糊涂蒙混过关?”君惊鸿冷哼一声,一双凤眸之中饱含不屑之色。随后低头玩弄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俊逸的面容瞬间冷冽阴沉,风轻云淡道:“既然那么急着求死,那本王便成全你!”

“弦竹,你说冒犯本王该当何罪?”君惊鸿凭空而言,似在跟谁说话。

可顾蕾并没有看见周围哪儿有人呢。

蓦然,只听着“嗖嗖”几声,一瞬间,周围突兀的出现身着黑衣腰持配剑的两排冷面影卫,似从天而降。

速度之快令人瞠目乍舌。

纵使半辈子生活在枪林弹雨之中都无所畏惧的顾蕾见此一幕也不由得惊恐万分,太特么玄幻了,这武功达到如此境界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爷,依奴才之见,这女子口出狂言冒犯于您,且偷窥您沐浴,双罪并罚该先割其舌、挖其双目,而后押进囚笼浸入粪池遗臭万年,是以,方才解恨。”

近身太监弦竹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站在顾蕾身后阴阳怪气的说着。

闻言顾蕾嘴角一抽抽,这特么是个什么死法?不就是出言顶撞两句也算得上是冒犯?割舌挖眼然后关进笼子浸泡在粪池里,这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

她可是王牌特工,这么个死法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多跌份儿呀!

“哎呦,王爷你就不要这样子跟人家开玩笑的啦,你看你这么英明神武帅气逼人,一看就是个仁善王爷怎么可能会对人家一个小女子狠下杀手的啦,嘤嘤嘤……人家可是很胆小的呢!”

画风突转,顾蕾一副矫揉造作的模样扭捏着身子,扯着自己的衣角垂着脑袋娇羞欲滴的娇嗔。

继而挥了挥手指着一旁数十影卫,嗲声嗲气,“王爷,你快让他们走了啦,在这儿站着人家好怕怕的呢!”

她话音落,顿时所有人风中凌乱,而后目光不约而同的朝着她瞥了一眼,个个人眼底都闪过一抹嘲讽的意味儿。

是以,君惊鸿脸色沉了几分,湛蓝的凤眸再次睨了睨,周身戾气凝重,森冷道:“女人,识相的赶紧淡出我的视线,否则别怪我捏碎你的脖子!”

那种趾高气昂的高姿态仿若是帝王一般目空一切。

顾蕾目不转睛的看着君惊鸿,只觉得他那一双湛蓝色的凤眸闪着幽光异样的好看,深沉的像是炼狱里的魔王。

骤然间,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席卷而来,带着沉重的肃杀之气,仿若是那种伏尸百万之后的深重怨气,让人有一种想要跪地臣服的冲动。

可她是要逃命的,不是来顶礼膜拜的!

见着撒娇卖萌不起作用,故,像一只公鸡似的抬起高傲的头颅看着他,张狂不已,“你还就是说对了,我就是个不识相的女人了。怎么着?有种你咬我呀,我还就不相信了,你一个男人好意思对我一个女人下手!”

她双手叉腰颇有种泼妇骂街泼皮无赖的意思。

画风转换的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一头雾水,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顾蕾,皆是不语,像是在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样。

君惊鸿眸光阴翳,眼底闪过一道流光。

只见他徒手一抓,一旁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飞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他整个人“哗啦”一声跃出水面。

就在顾蕾以为他肯定会春光乍泄之时,那被溅起的水珠神奇的幻化成一道水帘屏障将他完整的遮掩住,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然服装整整齐齐,墨发披肩,却已经干了!

明明刚才他墨发还垂在水中的,湿漉漉的滴着水呢。

可见这个被称作“王爷”的男人不仅仅是武功盖世,而且内力惊人,大抵他是运气将长发烘干。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