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八荒神帝

八荒神帝

八荒神帝

乱世烛光 著

完结免费

  一夕,师兄妹离异,孑然一身赴华夏;   一刻,恩师兄长双亡,修为尽失,堕落深渊;   七年,修为大成,持轩辕剑再返八荒,睥睨红尘,鏖战九幽邪魔……

162万字|更新:2018-12-11 10:22:51

免费阅读

    一夕,师兄妹离异,孑然一身赴华夏;   一刻,恩师兄长双亡,修为尽失,堕落深渊;   七年,修为大成,持轩辕剑再返八荒,睥睨红尘,鏖战九幽邪魔……

免费阅读

风飒飒,水澜澜。山石染绿印水湖,湖水印绿染石山。葱葱郁郁,满目尽是经霜耐雪枝,嶙嶙峋峋,一天毫无当空浩然气。

忽然,一道白色身影如同电光从湖面上飞驰而过,激起一条水路,两边水花粼粼,映日光明。

湖面尽头,连着一泓从山中喷吐而出的滚滚沛然清泉,清泉之上乃是巍峨山峦,山巅如锋,宛似一把亘古利剑,伫立万载。

那白色身影在飞驰过程中忽然微微一顿,似有犹豫,随即在那清泉入湖处猛地拔空而起,钻进山峦林木深处,顺着山峰走势,左突右折,化身鬼魅,直冲上顶。

湖水受到突来气流激荡,猛地凹陷而下,又忽地弹射起数道水柱,宛如狂暴水龙,直追那白色身影。

这白色身影正是寻仇而来的白天!

他夜夜遭受噩梦折磨、日日背负血海深仇!

无人能体会到他闭眼就是残肢断臂的恐怖惊魂境况!

终于,再三决定下,白天选择了今昔报仇!纵身死,亦无憾!

山顶处亭亭盖盖的几棵古木之下,耸立着一座简朴的楼宇,楼宇前十来个身着左胸纹有“赤”字的黑紫条纹衣衫之人猛地往一个方向看去,不待丝毫犹豫,纷纷呼喝着拔出各自兵刃,四散而开,四面围圆,极其默契的冲了上去。

隐隐为首的那一人对着毫无停顿的来影喝道:“来者何人?此处乃赤魂峰……”话未说完,只见赤芒闪烁,当空血线飞绕,织成一张殷红的血网,伴着那十来人倒下而缓缓崩解落地,又被地上灰尘吞没。

“记住我的名字,也救不了你的命!”白天看着一地的鲜血,冰冷地说道。

此刻,楼宇内从侧窗冲出一人,似要逃逸而去,同时另有一人大喝着“找死”二字从正门处冲来,只取那白色身影门面。

逃逸而去那一人还没飞出十丈,便见头顶漫天霞光化作赤红色,随即浑身僵硬,只眼睁睁地看着满目赤芒凝聚,化为一道赤芒如同惊天虹光迎头袭来。

不待他躲避格挡、呼叫喊痛,便已身首分离,不舍人间、不甘辞世地随着被山巅劲风吹散的血雾落入万丈绝壁之下。

那正面迎战的黑衣人年纪稍长,但此刻连刀刃都未劈出,甚至连来人的面容都未看清,便双足凝住、双目流血、满脸惊愕、额头冒汗地怔在原地。

但见这黑衣人眉目皆碧,瞳孔中映着闪烁不定的千百点碧绿星光。

在其身前一丈处,凌空飘着成百上千的碧绿竹叶,锋芒催吐,上下浮动不安,蓄势待发。

那黑衣人惊愕之中,只觉右边脖颈传来一阵灼热的刺痛,随即肩膀上传来千钧之重,双腿登时难承其重,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而同时眼前的无数柳叶也缓缓消失。

他垂目看去,但可见半截赤红色剑锋正贴着自己右侧下颚,锋芒亦正缓缓收敛。

“你是何……何人?与……与我赤魂峰有何……何仇恨?何以无故行此屠戮?”他不敢回头,只看着眼前的影子问道。

“无故屠戮?”白天手持赤色仙剑意味深长地重复着这四个字,随即道:“对你赤魂峰来说,杀人还要理由?”顿了顿,他又道:“赤魂王可在赤魂峰?”

“魂王受风雅祭司之约,已于今晨前往邪魂坛了!”黑衣人不敢耽误,连忙胡乱答道。

“竟然不在?”白天略带失望之意回味道,“也罢!赤魂峰现由何人镇守?其上有多少长老、门客?”

那黑衣人立即道:“峰上有十位长老随魂王一道去了,留下其余的长老也各自在自己据守之峰修行镇守,现在峰上只有虎氏两位长老在后山静养,大殿由魑魅、佐宇两人驻守!”

“只有这么两人?”白天皱眉轻蔑道,片刻后道:“如何前往赤魂峰?”

黑衣人欲往左回首看清说话之人的面貌,却感到脖颈处剧痛传来,一股热流顺着脖颈留下,滚烫入胸,当即不敢擅自动弹,忙指着北方道:“那座参天神峰便是!峰上没有机关拦阻,不像修玉峰一般!英雄大可放心前去!英雄,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请英雄高抬贵手,饶我一命!饶我一命!”

“既然你已无话可说!你的手下已亡,此峰已失,此时留你性命,赤魂王也不会饶你活命!何必求饶!死在火殒剑上,也是你万世荣幸!”白天却枉顾其求饶之态,淡淡说道。

“火殒剑?”那黑衣人话音方落,便血溅三尺,倒地而亡。

暗淡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灰色的云彩,似乎蕴含着不好的征兆。

悬崖边上,白天负手而立,衣袂因悬崖上逆卷而上的冷风而猎猎飘摆,发出“呼呼”声响,同时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凛然气态,震慑四野。

冷风,卷走了他身后的尘烟,吹散了浓重的血腥味!

然而,却另有一股淡淡的鲜血味从男子身上散发出来!

这股味道,来自于白天压抑了十数年仇恨的内心深处,此时正点点唤醒那已侵遍骨髓的怒和恨!

忽然,白天挪步,脚下传来“咔嚓”一声,垂首看去,竟是一只蟑螂,只是已然死去。

白天心里一阵颤动,转身看着身后横尸,忖道:“他们与我无半点关系,甚至不知道仙剑阁是什么?我这般杀了他们,与赤魂王屠戮我家上下有何区别?他们欠我什么吗?他们可有妻儿?”

“我们和这蟑螂又有什么区别?”

凝视良久,他缓缓转身,眼神迷离涣散,内心挣扎纠结!

风陡止!

前方山间雾岚迅速升起,忽聚忽散,突然变作了白天藏在内心深处的父亲的面容。

只是,那面容模糊不清,似笑非笑,似责非责!

白天忽然心生恐惧,莫名自责!

其脚跟微微退了半寸!

……

在白天旁边插着一柄赤色仙剑,上面赫然刻着“火殒”两个字,字迹清晰却透露着一股沧桑亘古的意味。

白天静静的站着注视着远处一座高耸入云、蔽日遮阳的高峰,看着那云蒸雾蔚的奇观,似乎目光已刺穿迷雾,射到了山巅深处。

“也罢!”

这时,白天随手一挥,那插在地上的仙剑有所感触似的剧烈晃动起来,离开地面,倒飞而起,“倏”的一声,向着高不见峰顶的赤魂峰飞了出去,男子腾空一跃,跳出数十丈,踩在了剑上,向着云雾飞去,不见。

留下的,只是一地的尸首和暗红入地的鲜血!

赤魂峰附近的大地林木,仿佛也有一股嗜血的特性,在吞没这滚烫的鲜血之后,隐隐有狂热之意。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