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帝破天荒

帝破天荒

帝破天荒

手月之轮 著

完结免费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六合之间.四海之内.我为大龙.天地岂能束我破苍穹,我为凶虎.天地岂能缚我斗万生!我年轻.我骄傲.我能吾叶泛青天.吾命我掌控.吾天任我而逍遥.管他一个天命造化弄人.我有实力我控天下.我有江山.却弃江山更爱美人.天之傲子叶泛天.帝破天荒.囊括四海.叶泛天,一个命运悲苦的孩子,因一次孩群争斗纠纷,陷入了人世间,遭到命运的捉弄却依旧顽强的进取着他的杀戮.不是为了自私自利的存活.他帝路争雄,是为了保护......

19万字|更新:2018-08-20 16:57:35

免费阅读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六合之间.四海之内.我为大龙.天地岂能束我破苍穹,我为凶虎.天地岂能缚我斗万生!我年轻.我骄傲.我能吾叶泛青天.吾命我掌控.吾天任我而逍遥.管他一个天命造化弄人.我有实力我控天下.我有江山.却弃江山更爱美人.天之傲子叶泛天.帝破天荒.囊括四海.叶泛天,一个命运悲苦的孩子,因一次孩群争斗纠纷,陷入了人世间,遭到命运的捉弄却依旧顽强的进取着他的杀戮.不是为了自私自利的存活.他帝路争雄,是为了保护......

免费阅读

“哈哈。大家快看呐,穿破烂衣服的小杂种在前面!走,我们羞辱羞辱他去!哈哈。”

王大治狂傲的说完,见前方那个瘦小的男孩想要逃跑,鄙夷的双眸一冷,蛮横的大喝:“叶泛天,你个小野种,往哪儿跑,快给本少爷站住,否则就打烂你的狗腿子,看你丫的以后怎么撒欢的跑!哈哈。”

听到王大治的赤裸裸的威胁斥令之声,叶泛天那对灵动的眸子闪过一丝痛苦的犹豫,想要逃避的身形不由得停了下来,忐忑间,胸腹起伏不禁颇为剧烈。

叶泛天显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其白嫩的脸庞,似乎做好了什么准备。

王大治见他身形停了下来,心里更添了几分满足的自傲,骄横更甚的领着人走到仅离叶泛天不到一丈的地方,咂了咂嘴巴,笑道:“野种就是野种,胆小如鼠的货儿!哈哈。”

“哈哈。”

王大治身后的数十个少年跟着哄笑起来,附和讨好的意思甚浓。

只见叶泛天转过身子,正视着身穿蓝缎纹衣的王大治,不卑不亢的反驳道:“不,我不是杂种,我的父母只是不小心的遗失了我。王大治,你也别太过分了,即使你是村长的儿子也不该屡次侮辱我!”

王大治一听,双目憎恨仇敌般阴冷的盯着他,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上两头的叶泛天,不禁又想到这个穿着破破烂烂一口丢的家伙抢走了本来属于自己的殊荣,妒火仇恨之心甚是燃烧在脑海,报复之心再次汹涌袭来。

要知道,这个小男孩只有八岁!

王大治对他的警告充耳未闻,反而昂着头,转过身,眼神之中充满了对叶泛天的鄙视与不屑,显得十分傲慢,唯恐全村不乱的对着跟在身后的十几个少年大声嚷嚷道:“呦,你个小杂种,少在这里抵赖,胡扯什么不小心遗失了。我阿妈前两年就告诉我了,你,叶泛天——私生的野杂种,是见不得光的烂小孩,不知是被哪对狗男女丢在了莫老汉的家里!哈哈。依我看呐,八成是你的父母嫌你是扫把星,本想丢弃了喂野狗,只是误打误撞的被莫老汉捡回了家而已。”

“哈哈。”

“哈哈。杂种!”

“对,野种!”

王大治说完,率先大笑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道道少年的讥笑辱骂之声传入叶泛天的耳朵中,着实扎耳刺鸣,令人难以忍受屈辱,尤其是王大治那丑陋的笑脸,更添几许罪恶的可恶。

叶泛天当众受了辱,小脸涨红,无语反驳,沉闷悲愤,心想果真又是这样,于是握紧了拳头,内心中很伤自尊的难受,犹如比炸雷劈身还残酷。

叶泛天不屈的双瞳慢慢凝神起来,充满了雷霆血色。

看着王大治的讥讽,伤口虽痛,但没有心口滴血来的更痛。

这是对尊严的露白侮辱!

叶泛天虽然在这两年里受到的这种讥笑与嘲讽已经有很多次了,冷眼不屑的眼神更是无数,但每次总是有种狂扁侮辱自己的家伙,尤其是对王大治这样的人,这种冲动非常明显,但他不能这样做。

他是村长的儿子。

在这个小山沟,村长决定了一切!

还有一个原因,以前他的实力根本不够!

有一段时间,叶泛天真的想不明白,很苦恼,也想不透,为什么亲生父母抛弃了我,把残酷的现实留给我去接受?

而阿爹莫老汉却告诉自己他们是十分了不起的,他们也有苦衷,要我去想他们的好,不要怨念他们,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那些有地位的人就可以随便践踏我的尊严?

为什么?

我不明白!

仅仅我是贫穷的一份子,还是爹妈不要我了?

还有,这些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少年为什么如此的对待我,为什么?

我和他们无怨无仇的,他们为什么一起帮着王大治那可恶的王八蛋欺辱我?

仅仅他是你们想要巴结的对象?

还是你们害怕权势的迫压?

村长,丫的,到底算个什么屁儿大的存在?

“难道权势真能欺压死人么?”叶泛天看着眼前的王大治,又看了看身后的数十个少年,再次深深地扣问自己。

“不,我才不管这些虚伪的存在,我有自己的道路!他们是可悲的行尸走肉,没有出路的臭皮囊!”

叶泛天想了一会儿,又重新打量着一脸蛮横的王大治,坚定的说道:“王大治,别以为你是村长的儿子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就算我是弃子,也碍不到你来说事!别人怕你,我叶泛天可不怕你!你再胡说一句话,我必定让你付出血溅的代价!”

叶泛天说完这些话后,这两年来一直堵在心腑眼口儿的一块巨石倏的不见,那种一直压迫心口的不快的抑郁顿时一扫而光。

那是扬眉吐气的感觉,真他妈的超舒坦与爽快!

这是维护自尊心,尊重自我的畅快反击!

叶泛天握紧了拳头,满腔的愤火点燃了他的全身,心想以前没有那个能力教训他,那是能力不济,能够隐忍隐忍就揭过去,不能忍受就当吃了一顿抗体的馒头。

可是今天不同了,我突破了淬体五凌天,实力更是大大的提升了,要把眼前这个侮辱自己的人胖揍一顿完全不是问题。

虽然王大治的实力是淬体七凌天。

叶泛天心里拿定了主意,只要王大治再冒犯自己一句,立刻就用他的鲜血洗刷他强加给我的耻辱!

豁出去了!

不可忍!

何须再忍!

“呵呵,叶杂种,本少爷可不敢侮辱你呀!你是谁呀,王家村的第一天才!那名头,多响呀,小爷我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没实力欺辱你这个天才呀!要知道,本少爷讲述的只是一个事实,村里的谁不知道莫老汉光棍一个,他可是大男人,男人岂会生小孩?哈哈。”

王大治说完,瞧着叶泛天愤怒的脸色,心里大为开心与满足,得意之情更是高傲,又蔑视了他一眼,走上前去,伸出右手,手指捏着托起他的下巴,脸色尽现不怀好意的说道:“怎么,大天才,需要让哥几个给你松松筋骨,切磋切磋呀,你可要让着点,哥们好怕你的,小杂。”

王大治的“种”字还未说出,就被一只硬邦邦的拳头快速的砸在脸上,身体散着血花横飞了出去。

“王大治,你再说一次看看!”叶泛天眼神如针刺,一副丝毫不容侵犯的样子看着脸部血肉模糊的王大治说道。

静,周围一片的沉静。

数十名少年张大着嘴巴,此刻也傻了眼儿,不想平时尽被自己欺负的杂种反击了?

脑速转的慢的,呆呆地想到叶泛天这个杂种要倒大霉了,庆幸自己有了这么一个靠山。

反应稍微快的,心想开什么玩笑,他竟然打了村长的儿子,是不是不想在这个村子里混了?

“啊,他,杂种是怎么做到的?王少爷,王少爷可。可是淬体七凌天呀。”

一个少年眼尖的看着从王大治身体上流出的鲜血,发现了问题所在,不敢相信的失口说了出来。

“啊。”众人又是一番失色,感觉情况不妙。

“砰”的一声作响,点出了问题所在的少年就被叶泛天一个拳头击飞,撞倒了旁边的一堵泥巴墙。

“妈的,小杂种,找死!就算你达到了淬体五凌天,我还是要你死!苍山诀,流石!”王大治抹了抹鼻口的血渍,先是一惊他又提升了一个境界,随后便一边愤怒的嚷道,一边凝聚玄元之力攻向叶泛天。

众人一听,内心羡慕之情流露,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接触了玄元技能了。

可是很快的,少年们的脸色又是大惊,更是呆住,眼前只是晃晃的闪过虚影,却没有看清小杂种是如何避开攻击,并且再次击飞王大治的。

“啊。痛死我啦!我的鼻子,我的鼻子啊,混蛋,你个杂种,野种,小野种。竟然打坏了我的鼻子,我要你死,要你死!你们几个,给我上,揍扁他!给我往死里的抽他,干他!”

王大治左手覆盖在脸庞鼻部止血,右手指点着几个淬体处在五凌天的少年吆喝着进攻叶泛天。

这几个少年见状,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不由的苦笑,两拳就将淬体七凌天的玄修入门者打飞,而且流了血,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了眼前这个年仅八岁的稚嫩小男孩的修为进程又迈开了一步。

他比我们还强,我们仅仅是淬体五凌天而已。

他现在已经具备打败王大治的实力了么?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叶泛天今天才领悟迈进淬体五凌天的境界!

要知道,这些少年们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去讨好去巴结王大治。

第一点,他们根本就不是王大治的对手,而且他们的修炼的速度也不是能够与之相比的。

第二点,他老爸是村长。

这些少年中最大的不过十七岁,但最高的修炼实力却是淬体五凌天。而王大治七岁玄修,十三岁达到淬体七凌天。

现今他只有十四岁而已!

王大治一年一级的玄修实力递增,如此可怕的速度,不可不让人忌惮,这就是天赋!

故,王大治曾被冠有是王家村第一位玄修的天才!

但眼前的这个主儿——穿着破烂补丁皂色的八岁小男孩,玄修速度远远胜于王大治。

五岁便被前任巡村执事发现是个苗子,六岁便晋级至淬体二凌天,七岁又是高歌猛进,晋升至淬体四凌天。

如此具有天赋的玄修能力,直接把王大治比了下去,被冠上了王家村第一天才!

王大治当然不服!

要知道王大治一年一级的晋升也亏有村长提供好的资源,比如丹药、灵草。

但叶泛天家里贫穷,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前进的。

现在,他才八岁而已,不得不让人忌惮了么?

正在他们迟疑的将叶泛天围困在中间,露出带有淡淡光芒的拳头时,王大治在另几个淬体四凌天少年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恶狠狠地说道:“狗杂种只有一只,怕什么,你们一起上,一只狗打不过你们的!尽管上,出了事我负责!”

那几个围困叶泛天的少年本是犹豫,又听了王大治的挑嗦,仿佛吃下了定心丸,舒展出拳脚毫不留情的击向叶泛天。

叶泛天听后却是愤怒了,心想今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揍咯,必定惹下麻烦,不过才一拳而已,也太不解气了。

上,豁出去了!

滚他的狗日的!

叶泛天于是便憋足了一口气,呼吸逐渐急促,面对王大治赤裸裸的挑衅,出手了,一个快速移动,挥着带有一丝淡淡光芒的拳头再次砸在王大治的脸庞上。

突然爆发的速度一击不仅连王大治惊吓到了,围困攻击他的几个男孩也呆愕的一愣。

“砰”的一声,王大治被叶泛天扑倒在地,叶泛天一个猛劲的坐在他的身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举着拳头就拼了命的往下砸。

顿时鲜血溅飞,散落一片鲜红,更有大部分沾染在叶泛天的拳头上、脸上、衣服上。

“啊,啊。”

王大治疼痛的大叫喊嚎着,却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突发的状况,只能一个劲的乱扭身子解脱,双手乱抓,双脚乱蹬,十足像极了打架不利被压倒在地而又无可奈何的七八岁孩子的动作。

要知道,王大治虽然处在淬体七凌天的实力,但缺少真正的战斗经验。

他的修为进速吓人,很少有人主动与他交手,其次也从来没有谁敢真的打赢他,即使是和同伴对抗练习,也是故意让之,没有让他受到伤害。

他是村长的儿子,而且玄修天赋超出一般人,严加保护的花朵!

“野种,狗杂种,我可是村长的儿子,你敢打我,你这样打我,会,会付出,付出代价的!”王大治一边嚎叫一边搬出自己的老爹威胁道,依旧不该蛮横的语气,一点状况都没有弄明白。

“狗杂种,狗你他妈的头,就知道一天到晚叫我狗杂种,老子是狗杂种,你他妈的是什么,废物,白痴,还是乌龟王八蛋中的蠢蛋!难道你不是父母肉生下来的,骂我狗杂种,那你是什么,混蛋,你也是杂种,烂种!你个山炮才是真正的野种,狗杂种!”

叶泛天也发了狂,越发的凶狠,暴怒斥骂的语气更是洪亮,凝聚着淡淡光芒的拳头更是暴击。

他尽情的发泄着,尽情的宣泄着两年来一直被压抑的心情,像是粉碎一切的疯狂绞肉机。

“混蛋,狗杂种,小爷我就是天赋比你强那又怎样,从来没想过要什么村中的天才的殊荣!妈的,你那么稀罕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击败我,你以为散布这种言语就能乱我玄修之心了是不?妈的,村中的天才,哈哈。我看你是蠢才吧,村里的蠢才!”

叶泛天挥舞着拳头,咬紧牙关,白净的脸上沾了几点血滴。

砸!

砸!

砸!

使劲的咂!

叶泛天便说便砸,毫不手软砸击王大治,大解心头郁闷不快之意。

王大治被打到在地了,他蜷曲着身子,双臂总算护住头部,任由叶泛天的带着光芒的拳脚犹如雨点般无情的打落在自己的躯体上。

旁边的几个少年看到这个场面,也从未发生过,一时间不知怎么处理,愣了许久,才迅速的扑向叶泛天,将他从王大治的身下拉开,一顿狂揍暴打在叶泛天的身上。

他们可不想村长的爱子出事,否则村长追究起来自己也不好交代呀。

叶泛天凶狠的发动反击,不顾一切的猛的拉住一个少年,将他的脑袋与自己的头颅“嘭”的一声撞在一起。

那少年还未反应是怎么回事,飞血散,头晕痛,昏了过去,摊倒在了地上。

“啊,不好,狗杂种肯定达到淬体五凌天啦!普通的拳脚攻击对他根本没有用!”

然而,那个插话的光头少年还没说完,就被叶泛天突来的一拳击倒在地上。

“啊,好厉害。”

“太强了。”

有几个少年看呆了眼,估计是被吓住了,干巴巴的瞪着眼睛,身体想做什么却做不了什么。

玄修之路,始于淬体,攻伐洗髓,改善体质。

凌天,凌驾天地,超脱天地自然的存在。

古曰有九天:一为凌天,二为阳天,三为更天,四为变天,五为沉天,六为朱天,七为颢天,八为玄天,九为仙天。

淬体九凌天,玄修证道的起端。

淬体一凌天至淬体四凌天,属低层次的淬体强身,与凡人习武强体无异,但体魄超人。

真正的淬体强身蜕变则是在淬体五凌天,此时身体的强度、移动的速度、攻击的威力还俱是前边成就的三倍以上,就连对本体周围环境的感知力也增强了不少。

而要想击败淬体五凌天这种真正步入玄修大门的证道者,或者破坏其身体,必须具备淬体同级实力或同级以上的实力,凝结出玄元之力才可以击败,甚至杀死!

可是,王大治是淬体七凌天,就这么被叶泛天的突然袭击击倒了,而且发了狂,众人更是不敢与之单战。

此刻没有一个敢去阻拦,毕竟实力放在这里呢。

十分钟后,叶泛天收住了拳脚,走到王大治的跟前,右脚踩在他的肩上,装作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心里却道:“王大治,今天算了走了狗屎运,就饶了这狗杂种一命吧,再打下去的话,恐怕真的要出事,虽说你爹是村长,但巡监执事快来了,这事还真的不能闹大。”

叶泛天看了眼倒在血地上残喘一息犹如即将快死的王大治,又是寻思必须给这家伙长长记性才行,道:“王大治,你个狗杂种,今天就饶了你,不过你给我记好了,以后遇见我,先磕十个响头,然后叫我三声爷爷,听到没!”

“你。你说,说什么,我,我没。没听。清楚,野。”

“啪”的一声,叶泛天未待王大治把话说完,低身抽了他一巴掌,心里寻思这家伙怎么还搞不懂现在的状况,真不知哪儿的蛮横死倔之气。

响亮至极的一巴掌赏在王大治血肉模糊的脸上,更是抽的周围四周一片安静。

众人一脸惊恐,有的人心想该轮到自己了,完了。

他们畏惧的眼神,心里不安看着王大治全身一个颤抖,犹如监牢的囚犯。

叶泛天霸气十足的环视着四周,有点血红的眼珠扫过每个人,语气冷死森森的说道:“以后要是谁在我的面前或者背后嚼舌头,一旦被我撞见,先打的你满地找牙,然后磕十个响头,叫我三声爷爷,说我是您的乖孙子,哈哈。

叶泛天心情大好,不再去管周围的少年,只是几个离得近的特嚣张的家伙挨了几巴掌,而后迈开脚正要离去之时,感知不远处传来压迫的气息。

叶泛天顺着本体感知的方向,抬头看去,未见人影,只听得一声炸雷之声:“小杂种,休走,留下你的狗命!”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