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养仙狂徒

养仙狂徒

养仙狂徒

勿惊 著

完结免费

养生命之气,是为修行

22万字|更新:2018-08-20 16:57:18

免费阅读

  养生命之气,是为修行

免费阅读

掀开身上带着淡淡霉味的旧棉被,张平探起身子,怔怔的往屋子里瞅着。这时候,屋顶破瓦上,层层蛛网的缝隙里,漏下一道清冷的月光,注到张平脸上,还有几只花脚蚊子,在月亮底下嗡嗡的飞。屋里那些,破旧的木头桌椅,却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动静。

张平心里暗暗想,这月上中天的时节了,村里除了夜游的,怕是连狗都睡了吧。但是他却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凡人有,通奇恒之道者,可借天地而为仙。口喷火电,手拿星月,有翻天覆地之能……”

张平脑袋里,现在全是这一段,光怪陆离的文字。这是《奇诡志》当中的一段话,奇诡志,文如其名,就是讲授各种奇闻异事的集子。

张平虽说是生在农家,从小却看了不少书,虽然有小时候父亲有所逼迫的原因,但到了后来,却也是出于他自己的爱好了,另外,作为家中现在的独子,张平心中也明白,自己乃是父母的希望,是整个家庭的未来。

改变家里贫苦现状的担子,只有靠他来挑起来,故而他对待读书,却是极为认真的,每当看到父母在炎炎的烈日下,还要到田地里辛苦的锄地挖草,每每带着一身臭汗回到家中的时候,张平心中想要出人头地的愿望都会更加强烈。

“张大牛,你说你家这么穷,连牛都买不起,耕地时还要找别家借牛,还让孩子读个什么书啊?早些让他跟着下地种田,这才是道理啊。”

有邻里乡亲不解,这样问张平的父亲,每到这个时候,他爹张大牛就一抹头上的汗,呵呵直笑,“你们丫,就看着吧,等我儿子,将来考上了功名,有的你们羡慕的!”这个时候,张平娘亲就会嗔怪似的,骂道。

“死老头子,就你得意,孩子这还小,考不考的上功名,还是两说呢”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张平娘亲,眉头上的皱纹,似乎都高兴的舒展开了不少,她打心里还是高兴的。

张平今年十四,考过了乡里的童生,这一段时间,除了每天忙着各种农活,就是备考,他准备今年冬天去县里考秀才。

于是,他每日一有空就在村里挨家挨户的去借各种书,张平居住的村子唤作张家沟,虽然张家沟里的都是农人,但很多人家里却都有不少书。这是因为,张家沟虽然是个小村子,但是在很久以前,却是叫做张家庄的,只是后来发生了山洪,淹没了原来的庄子,大家移居了地方,到了现在的山沟沟,慢慢的就衰败了下来,成了小村子。但是祖上的荫庇,还是留下了些许,很多农户家里都有些古物古书之类的东西。

再说张平从各个家里借到了许多书,其中有关于考试做文章的书,他自然是仔细研读,其他奇奇怪怪的书,却也念了不少,其中就有这么一本《奇诡志》怕惊醒了白日里辛苦劳作的父母,张平披着月光,蹑手蹑脚地从破棉被里爬起来,将床头柜上的一盏油灯打亮,从枕头下翻出一卷泛黄的古朴破书来。

只见这破书封皮早已,烂掉了一半,只剩上半截,在月光下摇摇晃晃的,似乎也要掉了似的,上面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写着,“奇诡志”三个古朴的篆书。

这几个字倒是闪闪发亮,金灿灿的,好像新打上去的一般,不像这本书其他地方这么破旧,显得有点奇特。

不过张平却不在乎这些,他将这本书翻开,又津津有味的看起其中关于,奇恒之道以通仙的部分起来。

虽然打小从没走出过张家沟多远,他最多,也就是去过,离张家沟几里地的县城,但是张平却从书上知道了很多的东西,他知道,自己还有年迈的父母都只是这世上过得最苦的一类人,每天辛苦的劳作,却只能勉强图个温饱罢了。但是还有许许多多所谓的上等人,过得锦衣玉食的日子,每日只要玩乐便可以了。他更是知道,在这些所谓的上等人眼中,他们的命连路边野草也不如,是可以随意捏死的,当年他曾亲眼见过,有人冲撞了富贵人家,被活活打死。

张平虽然小小年纪,心中却有一股豪情壮志,想要成为那些万人敬仰一般的人,改变自己身为穷苦农民的命运,他要让自己的老父老母,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再也不要劳累辛苦。

所以张平虽然其实生性好动,喜欢打架之类的暴力之事,平时却也静的下来,极努力的念书。想要考取功名。

但是今天,在看到了这本奇诡志之后,却仿佛在他心中打开了另一扇神奇诡秘的大门。

手摘星月,遁地飞天,这是何等潇洒,何等强大的存在,什么锦衣玉食,位极人臣,在这仙人面前,似乎都变得一文不值了。

张平仰着头,看着头顶破瓦房缝隙里透出的一角星空,这夜空神秘飘渺,遥远不可预测,就和这书中的奇恒通仙之道一样。

有圣贤曾经说,子不语怪力乱神。

张平也是熟读圣贤之书的人,确实不应该相信这《奇诡志》当中的奇异之语,但是,飞仙之人那神秘莫测的能力,这种神奇的伟力,却让生性好斗的他情不自禁,心生出深深的向往之情。

“砰!”

一声巨响徒然间,在寂静的夜里响起,好像是什么巨大的东西被撞倒了。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壮马嘶鸣之声。

“这是怎么了?难道来了山贼!”

张平一惊,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心中又是惊怕又是兴奋,连忙一个翻身跳下床来,准备出去看看情况。这天下在大殷盛朝的统治下一向太平,但是为匪作乱,山贼肆掠却也是常有的事。张平就听说距离他们三里远的黑山村就曾被山贼光顾过。

“嗖!”

张平刚刚走到屋子门口,只听到“嗖“的一声响,一个高大的黑影已然窜了进来,将他一把提起。

“不要出声,老朽给你天大的好处!”

张平刚刚想要喊叫反抗,便听到一线十分干涩的声音,直接出现在他耳朵里。

“天大的好处?”

张平一愣,此人已然带着他,就地一滚。似乎对张平家极其熟悉一般,这人径直打开张平床底下的地窖,纵身跳了下去。

张家沟的冬日极其寒冷,天寒地冻,无法种植作物,于是人人家里都挖有地窖,用于冬日储存蔬菜食物所用。

不过张平床下的这个地窖却是废弃了的,其中别有洞天。

当年他们家挖掘这个地窖之时,挖通了一个天然的溶洞,这底下的溶洞四通八达,曲曲折折的,不知道有多少条道,又通向了哪里。

而且这地底溶洞极其阴森幽寒,时而有阵阵阴风拂过,不但不能保暖,更加严重的是,这等事,在当时的村民看来是极其不吉利的,底下出了个幽深坑道,被认为是挖通了地狱,会招来鬼魂。

遇到这等事,觉得胡乱填了也是不行,张平父母于是便找了县城里的一位据说十分灵验的仙姑婆子。

据这个叫做婆子的仙姑说,这个地方果然是十分不吉利,通往了十八层地狱,要张平一家据说阳气最重的张平卧榻其上,镇压鬼气。每月到了15月圆的时候,还要用狗血淋之。

对于这种说法,张平向来是嗤之以鼻,这仙姑婆子,十分明显便是借助乡里人的迷信来骗钱的。

而此刻,张平被这个黑影提在手里,跳下了这个地窖。

黑影在里面急速的飞窜,有几分慌不择路的感觉,不过说来也怪,这个地底溶洞,幽深黑暗,道路也弯曲溜滑,但是,这黑影这样飞快的窜走之间,却没有撞着一处岩壁。

这黑衣人飞窜的速度极其快,异于常人,张平只觉得面部被冷风呼呼的打,他勉强睁开眼,去瞅那黑影。

借着溶洞里微弱的反光,只见这个黑影,身着一身玄色布衣,头戴书生布冠,方正脸,十分稀松平常的相貌。

不过,令张平诧异的是,原来这个人另一只手上还提了一个人,正是大张平三岁的张易灵。

张易灵是张家沟村长的儿子,自小也是十分聪颖,不过却自视甚高。张家沟虽说是个小山村,其实也有五六十户人家,其中贫富差距也不可谓不大,单以地产而论,村长张王事便占了全村地产的一半还要多。张平家在张家沟,只是最低层的那种农人罢了。

而张易灵,作为县城九品县令钦点村长的儿子,一向瞧村里他人不起。

“张……易灵!你怎么……也被抓了!”

张平一张口便觉得冷风呼呼的往嘴里灌,好不容易才说出了这几句话。

岂料,这张易灵闻言,只是抬了抬眼皮,懒懒的看了张平一眼,便不理会他了。分明是一副,你?不配我开口的模样。

“哼!也是,我怎么想和这人说话,这人自以为是,眼高于顶,又怎么看的起我这样的穷人家的孩子。不过这小子,也被这神秘人抓了,怎么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难道他和这人有什么联系?还有那好处到底是什么?莫不是这人拿来蒙我的,不过他抓我一个少年也没什么用。”

张平心中腹诽不已。

“也不知先前那些马鸣声又是怎么回事,这个神秘人倒像是被人追杀的。”

张平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这个神秘人却停了下来,想来他带着两个少年在这错综复杂的地底跑了这许久,想来后面追他的人要找来却是不那么容易了。

“砰!”

两人被扔在地上。

这玄衣人,靠着岩壁坐下,将身上的衣服,撕下一块布条来,嘴上用力一吹,这布条噌的一声便着了火,神秘人将其丢在地上用来照明。

“恩?布条怎么会一吹便能着火?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仙人手段?”

张平见此,心里咯噔一下,愣神之后,联想起刚刚这玄衣人飞奔时极其迅猛的速度,不禁胡乱猜测起来,虽然知道不会有这么凑巧,但是还是有一丝期望,他不禁隐隐有些激动。

“哼!两个小子,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神秘人借着火光仔细的打量起二人,眼睛竟然里冒出泛红的光来,似乎直直要看到张平二人骨子里去。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