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恐怖高校

恐怖高校

恐怖高校

蝶澈妖 著

完结免费

很多大学建校时,买的土地都是荒野或者坟地,所以校园其实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每晚睡在宿舍里时,或许正有个人在黑暗中瞅着你。他可能在橱柜的夹缝中、可能在洗手间的镜子里、可能在阳台的窗上、还可能……,在你睡觉时脸朝着的墙内……

130万字|更新:2017-05-24 10:46:13

免费阅读

  很多大学建校时,买的土地都是荒野或者坟地,所以校园其实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每晚睡在宿舍里时,或许正有个人在黑暗中瞅着你。他可能在橱柜的夹缝中、可能在洗手间的镜子里、可能在阳台的窗上、还可能……,在你睡觉时脸朝着的墙内……

免费阅读

你们见过招魂幡吗??

黑色的,上面绣了一些金色的丝线,图案当然不是随便乱绣的,那是一种咒语,能引来魂魄。如果会做招魂幡,又知道一个已故的人的生辰八字,在他的魂魄尚在人间游荡时,就可以将他的魂魄招到面前。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那么多,我眼前就竖着一支招魂幡。

我叫郁磊,今天正好满18岁,现在是午夜12点,摆在我面前的不是蛋糕,不是美酒,没有美女,只有一个老太婆在神神叨叨的跳来跳去。

她是我奶奶。

荒山野岭,四处一个人影没有,奶奶摆了一个祭坛,竖起招魂幡,然后就让我在这跪着,她嘴里哼着一些我听不太懂的预言,像是什么“……贤良有加……而今觅得主……黄泉必报……”等等。我的性格让我不太想去问为什么,毕竟奶奶是亲人,她不会害我。

当然,会这么想是因为我才18岁,就算12岁之后我就独自一人到县城去上寄宿中学,穷乡僻壤的大家都还基本上算单纯,谁不喜欢谁就上去给他两锤子,没有勾心斗角这种玩意。

“磊磊,抱着。”

我正神游呢,奶奶将一个黑盒子塞进我怀里,这盒子刚刚还摆在祭坛正中央,我心里还好奇着呢。现在盒子在手中,长方形跟半个鞋盒子那么大,轻得就像棉花,摸起来质地特别好,不像普通的木材,看这三长两短的造型,真像一个迷你小棺材。

我谈不上害怕,虽然奶奶从小给我灌输了不少鬼神之事,毕竟没有亲眼见过,老人家总是这样,喜欢用传说来吓唬人,说不定奶奶自己都没见过。

一阵风吹来,招魂幡缓缓飘动。

我看到招魂幡的下方有一双鞋,我有点搞不清楚那双鞋是刚才就在那还是随着这阵风忽然出现的,不过鞋的做工很精致,黑色的布料做底,五彩的丝线绣图,图案应该是一些动物,鸟、虎、虫什么的,鞋尖朝上弯曲,鞋底像是木制。

有点像少数民族服饰。

很小巧的一双鞋,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孩才会穿这样一双鞋。

我还来不及想入非非,奶奶将鞋拾起来放到祭坛上,随着她越来越快的念咒语,越来越敏捷的在我面前跳来跳去,我有些头晕眼花。可能是夜深了,困了吧。

模糊中,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从我胸腔内飞出,飞进我抱着的小盒子里。

意识断了。

我像坠入到一个黑暗的世界,没有声音,没有光,我漂浮着,像一粒尘埃一般。我想喊救命,张开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正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不远处有个声音在叫:“磊磊、磊磊……”

好像是奶奶。

我找着那个声音而去,由于到处都无法用力,只能像游泳似的拼命朝那声音划,很快那声音就近了,近了……,“嗵”的一声,脑袋撞着了什么,痛得眼冒金星,我抬起手朝我撞到的那面“墙”敲去,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奶奶的叫声停了。

我在心里喊:“奶奶,别扔下我!”

我不放弃的敲着,“咚咚咚,咚咚咚……“

忽然,头顶上骤然射来一道光,像是有人拉开了我所在的这个空间,随着拉开的范围越来越大,我看到一个硕大的头,像巨人一般出现在我眼前,面容狰狞的对我吼了一句:“吵什么,安分点自己睡觉去。”

正当我反应过来那颗硕大的头好像是奶奶时,一张巨大的黄符从天而降,瞬间将我裹住,我朝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坠去……

“磊磊,醒醒。”

有人在摇晃我。

迷蒙着睁开眼,怎么回到家了。

奶奶焦急的站在床头,我坐起身,头好痛,揉了揉太阳穴后,看到旁边的桌上点着两支白蜡烛,还有些糖和水果。

自从我出生那天,我家就搬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电,平时也点蜡烛或者煤油灯,可眼前的两支白蜡烛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正要开口问时,奶奶将手里的鞋摆到我的床前,鞋尖正对了我的床。

“磊磊,这鞋就放这,今晚别动到它,早点休息啊。”

说完这句话奶奶便出去了,我盯着那双鞋发愣。这就是刚在招魂幡下看到的那一双,如今近看,做工更是惊为天人,可为什么心里觉得毛毛的。

鞋对床,鬼上床。

难道我的生日礼物是一只裹小脚的女鬼?您可真是我的亲奶奶啊。

我可不想在18岁的时候把第一次给一个女鬼,于是我将鞋尖换了个方位,对准窗户,并将窗户打开,上床蒙头大睡。

夜里,在睡得迷糊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蜡烛灭了,房间内一片漆黑,我正想坐起来时,听到床前传来一阵奇怪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显然不可能是家里人发出,因为她走得很小心翼翼,走得很……迷茫。

意识到这个时,我的睡意猛的一下没了,本来我是面对墙睡的,这时候却不敢回头。我家的房屋有很长时间没加固过,门窗都旧,所以我房间门打开的时候肯定会传来很大的声音,而我刚才根本没有听见开门声。

是那双鞋引来的?

我拼命的控制身体不要乱发抖,心里念着阿弥陀佛,希望那玩意能顺着鞋尖指的方向飘出窗户。可后背却忽然一凉!

被子被掀起来了。

我都快吓尿了,唯一能想到的应对方法是继续装睡,汗水顺着额头流进眼睛,辣得我想哭。我现在特别后悔没把奶奶的神鬼之说听进去,我在学校看过的书上虽然介绍了无数种破解见鬼的办法,真发生时谁还能想得起内容。后背越来越凉,就在我神经接近崩溃的边缘时,脖颈上吹来一阵细微的凉风。

就像、有人在对着你的脖颈吹气。

我胸腔里面憋着一声尖叫,不断告诉自己要忍、一定要忍!鬼杀人多半都是用吓,我不看她就不会被吓,说不定装睡还能保得住一条小命。

大约过了几十秒,对我来说像过了好几年那么漫长,被子却放下来了。我不敢回头,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风似乎停了,四周安静得连个虫子叫都没,身子僵硬得难受,我依然不敢动,也不知道坚持了多久,或许是太困了,竟然睡着了。

事后我也很佩服我自己。

第二天醒来时头昏昏沉沉,坐起身才揉了揉太阳穴,扭头便看到那双鞋,鞋尖正对着我的床,吓得我一个激灵缩到床角,这个动作把被子扯开了,我惊骇的看到我旁边的床上竟然有一个凹下去的痕迹,像是有个人曾经睡在我的身后!

“小磊啊。”

门口传来的叫声让我一个纵身蹦起来,逃离那个床上的凹痕,以最快的速度拉开门,差点将门外的人给撞翻。

“小磊,你急急慌慌干嘛呢?”

看到是奶奶,心神稍微定了定,我18年来头一次带着不满的语气问奶奶:“奶奶,您昨天晚上给我弄了什么啊?”

奶奶拐杖顿了下地,“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奶奶还会害你不成?这双鞋原本是要你一直带在身边,想着你要去上大学肯定不方便,那就由奶奶给你保管,但你可不能忘了这双鞋,它是你的救命恩人。”

笑话了,一双鞋是我的救命恩人?

这话我没敢说出来,毕竟奶奶是我最尊重的人。

不管她出于什么理由做出这样的事,我都不该责怪,她和妈两个女人拉扯我长大不容易。

这一晚过后,我却经常做梦,梦里有个女子,背对着我坐在一个大槐树下轻轻唱歌,唱的是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

我忍不住跟奶奶说了这事,开始的时候奶奶说梦境没什么好在意的,就是巧合罢了,后来奶奶越来越老了,经常会念叨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比如晚上会站到我的床前说:“妹儿啊,你要好好照顾我们家磊磊,让他平平安安的度过以后的日子。”比如念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她会说:“石头好啊,石头多了,能压住你的魂,让你稳稳朝前走……”比如她看到我同样不爱说话的妈妈时会说:“小瑜,郁家对不住你啊。”

妈叫沈怀瑜,这名字真不适合农村。

18岁生日已经过去好几个月,明日我就要去上S市的明安大学,明安大学在招生的学校中口碑并不好,因为每年总是要死那么几个人,不是学生就是与学校或多或少有点关系的人。这回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其他大学都是9月份开学,明安大学却推迟到了11月份,学生们自然开心,高考结束了还能多玩几个月。

学校给我就读的条件是免学杂费,这可能跟我高考成绩十分优越有关,反正以我们家这条件也交不起学杂费,我想学校每年招好几百号学生,就死几个,应该也轮不到我头上。

晚上妈来找过我,她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她给了我一枚绿色的蛋和一本书,还有可能是家里所有的积蓄,蛋让我带在身上至少3年,书说是我爹的,让我留在身边当个念想。

我在灯下反复研究那枚绿色的蛋,觉得除了它是绿色的外,跟普通鹌鹑蛋区别不大,应该不是拿来吃的。心里觉得很奇怪,这能算什么礼物,还要带3年。

既然是老妈吩咐,带就带吧。

那本书,我连书名都没看,随手塞进帆布包里。

第二天我背着破旧的帆布包上路时,只有奶奶站在路口的大树下不断朝我挥手,天上飘着毛毛雨,许多黑色的鸟绕着大树乱飞,叫声凄凉,这副画面在过了很多年之后我还能清晰记起。那一天如果我知道从此跟奶奶会阴阳两隔的话,可能我就不会去上大学,也就不会跳进那一系列诡异又传奇的故事。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