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快更中文网!手机版

首页 为你依然

为你依然

为你依然

加菲考拉 著

完结免费

在一所别致的教学楼下我听到一段流畅的钢琴声。该怎么形容那音乐呢?像是高山上的行云流水,又像是茫茫草原上自由奔驰马儿,更像是一个迟暮之人在回首曾经的过往……

16万字|更新:2017-04-12 11:25:58

免费阅读

  在一所别致的教学楼下我听到一段流畅的钢琴声。该怎么形容那音乐呢?像是高山上的行云流水,又像是茫茫草原上自由奔驰马儿,更像是一个迟暮之人在回首曾经的过往……

免费阅读

九月的晨风轻轻地穿透我薄薄的衣衫,皮肤不时地感到阵阵的微凉,却不曾有深秋的寒意。 今天是我高中生活的第一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来领略新生活的滋味。今天是高一年级学生到学校报到的日子,只是报到,并没有课程安排。用爸爸在电话里的话说,只要到学校里看看,就可以回来了。 尽管很小的时候就很向往着所大名鼎鼎的艺术学院林雅中学,爸爸也多次要我来参观,可我却坚持着有一天自己考进来。虽然爸爸不太愿意我的人生与艺术为伴…… 公交车在繁华的市区里穿梭,经过了重点中学。我从车窗里望向曾经的校园时,不免觉得有些伤感。只是,这层伤感很淡,仿佛只是道别了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 公交车继续向南行驶,虽然不喜欢出门的我对城市南边这一带并不熟悉,但是却没有丝毫兴趣像车里的几个女生一样盯着窗外唧唧喳喳闲聊。 公交车轻轻颤抖了一下,停下来。门“咔哧”一声开了,在已经接近郊区的站台上,两个穿着白衣服的男生麻利地跳上车,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就坐下来。 我只是随意地朝两个男生的背影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着头,盯着指尖发呆。 两个男生上车以后就不停说话,一个声音洪亮,每说几句就总会哈哈大笑,而另一个的声音很柔,很单薄,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公交车终于在终点站停下来,我站起来,望了望窗外,首先看到的是一大片茂密的竹林。竹林的背后,像是有几座高大的建筑隐藏着。我的心里,不禁有了一些释然。 而眼前连成一片的翠竹,倒是给了我几分欣喜。 我走向车门的时候,那两个白衣男生也站起来,其中一个男生大喊了一声:“到了!”然后旁若无人地跑向车门,连车门内侧的两层阶梯都没踩,直接越过台阶跳下了汽车。 我赶忙让到一边,看了看那个冒失的男生,然后等待着另一个“冒失男生”。 可是,另一个男生却安静地走来,然后安静地踩着阶梯,走下了汽车。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微微颤了一下。那两个男生的着装一样,背影也很相像,可是,却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呢。 我跟随着其他学生穿过竹林里的石板路,终于看到了被绿色包裹住的校门。校门很朴素,只有四个大字稍稍耀眼——林雅中学。 这儿和我想象得不太一样。这里并没有雄伟豪华的建筑和富丽堂皇的装饰,取而代之的是浅色调的楼群和各式各样的苗圃竹林。不过,这倒更见高雅了。 也许受过艺术熏陶的人品行都会高人一等吧。在这里,我没有见到重点学校的那些视才傲物或是视“财”傲物的人。心中也畅快的不少。一张张陌生的脸孔也莫名的亲切起来。 一切都好,只是那岳灵儿丫头指不定在哪骂我呢!唉……呜呼哀哉! 岳灵儿是我的死党。我们是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的同学。她曾撂下话,她这辈子跟定我了,无论我跑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出她老人家的五指山。所以这次我没敢告诉她我放弃了直升重点中学高中部的机会,而是选择了理想之道。我怕她屁颠屁颠地跟着我而影响了前程。唉……我很坚定地以为她这娃子是没什么艺术细胞的…… 我从书包里拿出入学通知书,好不容易才在设计得像老式城堡的教学楼里找到高一二班的教室。教室门口,学生排成了长队,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师坐在门口,堵住了入口。 我学着其他学生的样子,把通知书捏在手里,随着队伍缓缓前进。终于,我站到了老师面前,老师接过我手里的通知单,看了一眼,然后抬起头望着我,温和地问:“你是我们班的?” “嗯,是。”我有些忐忑不安地回答。虽然老师的语气很温和,可是她却依然觉得与陌生的老师对话很有压力。 老师又问了几个问题,无非是了解一下我在初中时的成绩罢了。 终于,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好吧,你先熟悉一下校园的环境吧,明天正式开始上课。” 我答应了一声,转过身,忽然看到走廊的尽头,刚才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两个男生站在一起,正说着什么。他们留给我的,依然只是两个背影。 我不禁有些好奇了,这两个人是干嘛的啊?他们是哪个班的?为什么其他学生都在忙着报到,他们却那么悠闲地站在走廊上聊天呢? 我却并没有想过设法解开自己的疑问,而是走下了教学楼。 绕过庞大的教学楼,我看到一座相对于教学楼来说瘦小了许多的副楼立在教学楼背后,在教学楼的身影下,几乎见不到丝毫阳光。 反正回去早了家里也无聊,我干脆向那座副楼走了过去。 远远的,他就看到一张一米多高的海报贴在副楼前的公告栏上。海报上的色彩鲜艳,光彩完全盖住了旁边几张打印在A4纸上的公告。 我微微笑了笑,大步走过去。 海报上的字也显得很阔气,还没走近,我已经看出了上面的彩字:林雅轩广播社,长期招收广播爱好者。再走近了一些,我发现在大字的右下角还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女生优先录取。 我不禁皱了皱眉,心想这个广播社一定不是什么善类。 然后,我的视线挪到一旁的小公告上。简单的纸上,打印着几个粗体字:花香广播社,放飞你的未来。 粗体字下面,又打印着许多行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才像正规的团体嘛。我的视线完全被那张朴素的公告吸引了,仔细阅读着纸上的条款。 看完所有条款的时候,我轻轻吐了一口气,打算正式开学后就加入这个广播社。打定了主意,我转过身,却被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自己背后的身影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两个男生都很诧异地看了看我,其中一个继续看花香广播社的公告,而另一个微微一笑,说:“对不起。只不过……你胆子也太小了吧?这样都能吓到你?” 我这时才发觉,这两个男生,不就是那两个白衣人吗? “没……没关系。”我低下头,快步走开了。和陌生的男生站在一起,我始终觉得很难为情。其实,刚才的一瞬,我已经看清了两个男生的长相。他们都很帅气,但是脸上所表现出的气质也是完全不同的。向自己道歉的男生,脸上的笑容很温暖。而另一个男生,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并不是那种高傲的冰冷,而是一种我无法形容的清冷。 走远了,我情不自禁地回头,看到两个男生依然站在公告栏前。爱笑的男生侧过头来,忽然发觉我在看他,于是挥舞了几下手臂。 我的脸猛地泛起了红晕,赶忙转身继续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游荡。 走了好远了,我转过身,又一次看到了公告栏。两个白影却不再是安静地站在一起,两个人推攘了几下,然后其中一个快速跑开,另一个在公告栏上撕下了什么东西,然后追着跑远了。 我笑了笑,想:这两个男生真是奇怪呢,怎么突然打起来了? 走回公告栏的时候,我一时好奇想要看看公告栏上被撕掉了什么东西,却发现大海报上少了一块——写着“女生优先录取”的地方,已经被撕掉了。 我兴致勃勃在整个学校乱逛。突然,在一所别致的教学楼下我听到一段流畅的钢琴声。该怎么形容那音乐呢?像是高山上的行云流水,又像是茫茫草原上自由奔驰马儿,更像是一个迟暮之人在回首曾经的过往…… 我就这样斜靠着墙壁痴痴地听着,忘却了周围的一切。望向三楼的音乐室,我在心里揣度着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在这样的早晨弹出这样美的音乐?恐怕只有老师才有这般水准吧? 琴声停止了,我也急急地往教室赶。本可会会这有才之人的,但我就喜欢保持这份神秘感。只是这样的琴声以后还能经常听到吗? 我从小便开始学画画,我继承了我妈妈在美术上的天赋。我爱它,它就像我血液一样给了我生命的活力。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我不顾爸爸反对坚持学画的原因。 也许真的是“艺术本一家”吧,我从小便也爱上了钢琴。只是这方面资质不好,所以怎么也学不会。但在妈妈离开后,我每天晚上就听着CD里的钢琴曲入睡。那些美妙的乐曲给了我太多的力量,以至于那些被黑暗吞噬的夜晚我都一个人挺了过来…… 上课铃响了,我坐在新教室里,班主任老师是个个子矮小的半百老头。窄窄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与伦比的大眼镜,那模样啊,可以上“春晚”演小品了。他此刻正在讲台上唾沫星子横飞地讲着那些耳熟能详的“三纲五常”,而我却在下面津津有味的画起“班主任肖像”来。唉,从小就被同学称做画家的我,就有这么点“不良”嗜好。 然而,上帝怎肯我林亦然这般安生地过完下半辈子…… 发书是按学号先后来发的,因此好几本缺少的书发到后面就没有了,好几个同学都有缺书,当然我是他们中最倒霉的一个了,有四个科目的教科书都没有。 老师在上面叽叽嘎嘎地讲,我就只好望着桌子发呆。虽然她很想认真听,可是没有书的帮助,不论如何我都无法使心安静下来。 和我同桌的是一个留短发的男生,他不停侧过头来看我,就在我有些恼火的时候,他却把自己桌上的书推到书桌中间,然后很腼腆说:“我……我们一起看吧。” 我转过头,看着这个男生。他的衣着很普通,甚至,整个人看上去都很普通,并不像贵族学校里的许多学生一样,像名牌服装似的浮华。 面对着我平静的眼神,他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干脆把书完全推到了我面前,更加腼腆地说:“你……你看吧,这本书算你的……我,我不用书也可以……” 我发觉自己冒昧的眼神似乎刺到这个男生了,赶忙把书推到课桌中间。 “报告!”一个声音就这样突兀地闯进教室,就像一个闷雷在我头顶爆炸。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这个迟到的女生身上。光从班主任这副旧时代教书先生的模样就知道他很严厉,大家此刻都屏住呼吸地观看这个上学第一天就迟到的女生该如何收场。 “呵呵……”女生傻笑着摸着脑袋,说道“老师,小女子深感抱歉!贵校实在是太美了,初来乍到的不熟悉地形,一不小心就迷失在贵校的迤俪风光中了。所以……所以……呵呵呵呵……” 老班刚要发作,那女生又忙不迭地问道:“您就是咱最爱的班主任老师吧?果然年轻有为,气宇轩昂,和蔼可亲,精神抖擞……总之您是集万千宠爱……哦,不对,是万千崇拜于一身的那个像蜡烛,像园丁,像妈妈的远近闻名的好老师了啦!” 哦!我的天,她能一口气说这么多四字词还真属不易了,恐怕她把她所有学过的数学知识都倒出来了吧。还好,没还珠格格那般糟糕。 她这也算投其所好了吧,老班脸上挂满了掩饰不住的笑意,一句“下不为例”就轻易的放过了她。同学们也忍不住笑,只不过笑的意义不同罢了。 而我此刻是怎么也笑不出来的…… 那女生从容地走进教室,像领导视察工作般挥手,微笑道:“大家好,我是岳灵儿,以后多多关照啊!” 说完,得意地往我这边一瞟。我只得一阵苦笑:这丫头片子! 下课铃很不适时地响了,男生又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书你还用吗?” 我心里有些感激,轻轻摇头。 然后,男生才把书收回去,低着头,望着书的封面,不说话。 我突然想起了广播社的事情,却不知道公告里所说的报名地址究竟在什么地方,于是鼓起勇气问身边的男生:“请问一下……” 男生赶忙放开书,望着我,准备很仔细地听我的问题。我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难堪,微微一笑,低下头,说:“请问一下,你知道花香广播社在哪里报名吗?” 男生回答:“我……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帮你去问问。” 我还来不及制止,男生已经跑了出去。 风从大窗户外吹进,吹拂着男生桌上的书。封面被翻开了,我无意间看到,书的扉页上写着两个漂亮的汉字:柳生。 我莞尔一笑,柳生,好奇怪的名字。 这时冲过来一人,岳灵儿以狮子追羚羊的速度把我拖出教室,然后就是劈头盖脸一阵骂。 “你丫翅膀硬了,想到处乱飞了是吧?居然敢骗我!要不是今天我一早去你家找你上学,我还真就被你给蒙了!你说你这什么居心啊?!把我骗到重点高中有什么好啊……” 上帝明鉴,我一心为她好,她却以为我在坑她。不过这丫头的办事能力还真不赖,今早上才知道我骗了她,现在居然就跟过来了。真牛! “岳灵儿姐姐啊,我哪敢骗你啊,顶多也只能算个美丽的谎言吧!”我一脸谄媚,“不过你……”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咋能这么神速?凭我和你家的关系,有什么不可以啊?”她又是一脸的得意相。 “切!” “切什么切啊!我到哪不走后门啊?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重点不也差几分吗?到这里还可以节约点走后门的钱,是不是啊?”说着朝我挤眉弄眼。 我撇撇嘴:“学艺术也很贵的哦!” “没关系,我爸有的是钱!” 还好,她是那种神经大条的女生。虽说口无遮拦却也是有口无心,不然我非恨死她不可。 “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不适合学艺术。”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学什么我就学什么!你要相信我的潜力。至于我的未来嘛,你就更不用担心了。跟着大画家还愁没饭吃?我今天真的是想都没想就跟来了。因为这是我的本能啊——有个人折磨日子才好过嘛!” 突然间,我有了想流泪的冲动。她是我唯一的知己。这些年来,她就这样一直跟着我,给予我她特有的关心,甚至都没认真地考虑过自己的将来。 她忽然靠近我,很认真地看着我,直到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然后她很没形象地暴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哈哈……你眼睛居然红了……太好笑了……至于嘛你,这样你也感动啊,原来……原来你这人还有受虐倾向啊……” 这时我连撞墙的心都有了,刚才的感动飞到了九霄云外。我优雅的转身回教室,再也不理她。 快要上课的时候柳生才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坐到椅子上,一边喘气一边对我说:“不好……意思啊……我问了,他们说……花香文……广播社已经满员了……” “这么快?”我吃惊地问。昨天看到公告里还说即将招50个文学爱好者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满员了! 柳生点着头,说:“听说,昨天下午就满了。对了,还有一个林雅轩广播社,好像还在继续招人。” 我摇摇头,对林雅轩广播社没有丝毫兴趣。仅仅从昨天所看到的两张公告来说,我觉得林雅轩比起花香来说,有点像跳梁小丑。她有些后悔,为什么昨天不早些咨询一下报名的事情。

下一页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